[翻译][霜铁互攻]Bend Around the Wind 第八十四章

BendAroundtheWind:

第八十四章:协议



译者:小火


校对:一坨饿疯了的污云、逆流在此刻





Hatchet对于自己不能去揍谁而感到相当失望,他还真的挺期待的。皮肉与皮肉相击,骨头与骨头相撞,原始而古老,某种程度上让他想起了年轻时候跟着妖精们在野狼林中学习狩猎的日子。他给自己打磨的第一把小刀是用石头和骨做成的,很是粗糙,但正确使用的话仍可致命。他从来没法恰当地给猎物剥皮,他的小刀在血肉和皮毛间挑来挑去,完全没可能切出干净利落的切口。用锋利的刀来切割是很简单的事,光滑的金属滑进猎物的身体里就像是切入黄油一般。而他的骨刀则是另一回事。等他剥完皮,把猎物切割妥当后,他总是累得汗流浃背,浑身沾满了血和土。


 


Babba说那能教会他夺去一条生命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狩猎者为了生存又要花多少精力,如果你真的需要夺走一条生命,你该事先就考虑好这是否值得。你不该为了好玩去杀戮,而应该是为了需求,生存的需求,安全的需求,复仇的需求。这一课他学得太好了,以至于有时候他觉得那就像是刻进了他的骨头里,但这一切都起源于狩猎。如果某件事难以达成的话,他会反复考虑是否要行动。这些年来绝对有很多很多次他都是靠水果饱腹,或者去钓鱼,而不是打猎。


 


但此刻不是狩猎,这事复杂得多,不过规则仍旧适用,所以到现在这里都还没有流血冲突,因为突然间他们就处在某种暂时的停战状态中了。


 


至少他越瞪着那些显示着圣地亚哥的屏幕,他就越确定自己要立刻跑去揍个什么人,因为不管是谁干的,他们绝对绝对该被揍上一顿……狠揍一顿。


 


“你难道不想走近点看吗?”他问Loki。他们很轻松地就能到那里去。


 


“一无所知地过去?”Loki回问道,“我不是愚昧之人。”


 


很有道理。Loki还说对了它在扩张这件事。随着时间一分分过去,它开始变得即使从远处也能为肉眼所见了,每一秒它都在壮大。它就像个气泡一样,闪着淡淡的光成长着……噢……


 


“你该去警告人们。”他大声道。Fury好一会后才意识到他是在跟自己说话。


 


“警告什么?”


 


“别试图进入城市。”Hatchet说。


 


“它是那个吗?”Loki眼睛稍微瞟向这边问道。


 


“屏障?是啊,那是我的猜测。”Hatchet说,“不然还能是什么?”


 


“不,你是对的。”Loki点头。


 


好吧,有人在城市周围扯了个屏障,为什么?”Stark的声音从扩音器中清晰地传来。


 


“问得非常好。”Hatchet赞同道。


 


“比起‘为什么’,我更想知道是‘谁’。”Fury说,“现在把你知道的全都告诉我。”


 


Loki耸了耸肩:“除了我已说过的,没有别的了。你该去警告所有你能警告的人,他们此刻也许还能够跨过屏障,但一旦它扩张到了预定的程度,屏障就会变得无法穿透。你们得禁止交通,地面上,水上,空中都是。”


 


“你想要我去禁止一个130万人口的大都市中所有进出的交通?”Fury问。


 


“Nick,我来简单地表述下,这样你能明白情况的严重性。”Hatchet对他说,“如果你不禁止交通,那么你就得看着他们所有人被扫到屏障上面,像挡风玻璃上的小虫一样。那场面不会好看的,相信我。”


 


“我们不能疏散人群,”Hill说,“不能在十分钟内完成,那会引起恐慌。”


 


“Sitwell。”Fury转而看向一个探员。那个光头的男人点了点头,移到了几个屏幕前。“还有,警告Blake探员。”


 


“我们需要停下它,”Hill说,“在它达到最终大小之前。”


 


“源头一定早已处在了保护中。”Loki说,“Stark,别太靠近城市,你会容易被盯上。”


 


我们会保持距离不被发现的。”Stark同意道,“另外,Steve在线上。


 


一台屏显从圣地亚哥的画面切换到了Steve Rogers的脸。


 


我们大约十分钟后就会行动,”他立刻说,“但到那儿大概需要四个小时。


 


“我们一分钟内动身。”Fury说,“我们会尽可能久地将事情保持在控制范围内。”


 


Bruce呢?”Steve问。


 


也在路上。”Stark说,“预计两小时后到达。


 


Fury点头,转而看向Loki,面色严厉:“我不需要告诉你开口问这个有多让人讨厌,但你能做些什么来阻止这个吗?”


 


“不能。”Loki回答,“它不是个技术性的装置,不完全是。这显然涉及了大量的宇宙能量。在对它的构建方式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去插手,可能引发毁灭性的后果。”


 


“他的意思就是,那有可能将城市的一大块都炸飞掉。”Hatchet解释道。


 


“谁有创造这种东西的能力,或者是技术?”Fury问。


 


“在中庭没有人能做到,但在这之外的名单就太长了。”Loki说,他接着皱眉看向Hill探员,“你说你们的理事会告诉你无视这件事?”


 


“对。”Hill点头。


 


“那么也许我们就知道该去哪问问题了。”Loki说。Fury和Hill意味深长地对视了一眼,接着Fury点了点头。


 


“队长,尽快过来,带上你所有的人手。”他说。


 


已经出发,一行七人。”Steve点头。


 


“Stark?”Fury问。


 


我在船上,跟DrongoJuyu在一起,我们在路上了。”Stark说,“但是我们真的不能这么毫无头绪地就冲进去。


 


“对,我们不能。”Fury同意,“我去看看怎么挖出些答案。盯着点,Hill。”


 


Fury转身离去。Loki跟在他身后,于是Hatchet和Bee也跟了过去。Fury疑惑地挑起了眉。


 


“我将留在视野之外,但我会听着一切。”Loki声明道。Fury甚至没有试图去跟他理论,毕竟时间紧迫。


 


 




 


侧室比舰桥本身要小而昏暗,而屏幕只在门关上之后才亮起来。这些理事会成员们显然对于他们的隐藏身份非常小心。他们的面目都不露于人前,只显示出黑色的影子而已。Fury站在房间的正中央,面对着屏幕,而Loki、Hatchet和Bee站在一边,保持在视野外。Hatchet想过把他们的存在都一并隐藏了,但这房中的摄像机角度给了他们足够的藏身空间。


 


你的地盘上出现了敌对势力,Fury指挥官。”一个女人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可疑势力。”Fury纠正道,“而且那不是我们现在的首要目标,圣地亚哥才是。”


 


你的首要任务是抓捕那个罪犯。”一个男人说。


 


“你想要我空着手跟他玩摔跤吗?”Fury漠不关心地回问,“我们没有办法控制他、抓捕他,或者是用任何方式把他关起来。而另一方面,圣地亚哥的状况必须立刻解决。我请求获知你们了解的所有信息。”


 


圣地亚哥处在控制中,你无权——”另一个人开口了,但Fury打断了他。


 


“那座城市里有将近150万的人,更不用提那里是大部分美国太平洋舰队水面作战员的本部,所有西海岸海军两栖船、各种海岸警卫队、军事海上运输指挥舰,都在那里;还有超级航母,突击艇,快速攻击潜艇,驱逐舰,巡洋舰,护卫舰,更别说数万的海军陆战队和士兵。就在我们说话的同时,一个强大的圆顶正在那城市的周围形成,一个无法穿透的屏障正在把它跟美国的其他地方隔绝开来。这幕后显然有个危险而又充满敌意的人存在。我越想越觉得这看起来就是个前所未见的大型人质绑架现场,所以坦白说,我现在他妈的一点都不在乎Asgard的Loki又或者是Tony Stark。”


 


Hatchet发觉自己对着那段短篇演说微笑了起来,魔法在皮肤下愉悦地翻卷着,那让他没那么想要对着Fury剩下的眼睛狠狠打一拳了。


 


一等你抓到他们,形势就会得到控制。”另一个理事会成员说道。那完全引起了Loki的注意,Hatchet也听得更仔细了些。


 


“他们?LokiStark?”Fury眯起了眼睛,“你知道谁在那个圆顶下面?”


 


“他们已经达成了协议。”Loki扬声说着,从阴影中走出前来。


 


Fury指挥官。”屏幕中的一人立刻抗议。


 


“他是谁?是谁想要我作为你们城市的赎金?”Loki要求对方给出答案,“他们还要谁?Stark?”


 


Fury指挥官,你将会被罢免职务,除非你……


 


“除非什么?抓住他?我一点都不会拒绝你们的建议,告诉我怎么做才有可能抓到他。而我会插手圣地亚哥的事,除非你们能给出一个我不该去管的好理由。”


 


理由就是你被命令禁止插手,Fury指挥官。”那个理事会女人说。


 


“你和某人达成了协议,”Loki说,“是谁?为了什么?”


 


“这个圆顶,这是一次对军方和平民双方的袭击,这是一次恐怖行动。”Fury说,“我以为我们不和恐怖分子谈条件。”


 


这是引渡罪犯,Fury指挥官。”屏幕上的一人回答,“为了预防未来的敌对冲突。


 


即使是对Hatchet来说,这听起来都像是一堆狗屎。


 


我相信不管你们现在聊的是什么,一定都是超重要的事,”Stark在通讯连接里打断了他们,“但是你们得长话短说,出来看看这个。


 


Loki甚至没有去看一眼理事会的人,他径直转身离开了。Stark立刻给他们打开了门。Fury困惑地看了看他们,没去直接联系Stark,但当他瞟见门外站着的面色十分严峻的Hill时,他也朝外走去了些。


 


“Stark已经近到足以给我们更好的即时影像。”她说,“屏障已经建成,媒体也注意到了。这就跟我们预计的一样糟,但不幸的是还有更糟的。”


 


舰桥上的每一面大屏幕都显示出了同一个影像。钢铁法师一定是离得相当近才能有这样的绝佳视角。屏幕上显示着一艘船,悬浮在空中,远在云端之上,显然从地面上是完全看不到的。很难猜测它究竟有多大,但也已经够大够先进了,毋庸置疑这是一艘战舰。


 


舰桥上的大部分探员都瞪大了眼睛盯着屏幕,其中几位流露出明显的惊讶。


 


“我们见鬼的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Fury边大吼边扫视着他的探员,“怎么没有他妈的一个人知道这件事?”


 


公平地说,你会知道我开着一艘宇宙飞船回来是因为我自己对外宣布了。”Stark说,“我的船之前已经藏了有好一段时间呢。如果我有能力可以躲过卫星和地面上所有的人,那其他人也可以做到。


 


“而如果理事会早就知情,还将它隐瞒起来……”Hill的话音落了下去,因为没有必要再去说完那个推想。


 


有谁知道对方的身份吗?”Stark问。


 


“我未曾见过这种船。”Bee对着那影像皱眉轻声说,“它不是Skrull的,或许根本不是来自仙女座。”


 


“我也不熟悉。”Hatchet也说,“所以它不是Kree的,也不是来自附近其他星系的。”他朝Loki看去,看对方是否知道更多信息。他的好友双手都紧握成拳,嘴唇抿成一条线,眼神尖锐而愤怒。“Loki?”


 


Loki猛地转身,快速走近身后那些显示着理事会模糊黑影的屏幕。


 


“你们跟他者做了交易?你们这群蠢货!”他大声吼道。


 


Fury也转过了身,眉头紧皱,面色变得严峻。Hatchet觉得自己体内也窜起了一股熟悉的怒火。他者,那个让Loki和Stark遭受了如此多令人无法想象的痛苦和折磨的人。Hatchet的魔法在躁动着,翻滚着,咏唱着要找到他,让他血溅当场。


 


“他者?”Fury问,“跟你和Stark说过的那个其他者是同一人?”


 


“一点不错。”Loki啐道。他回身转向那些漆黑的屏幕,眼神中燃烧着怒火。“你们到底知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你们以为他只想要我?你们以为他抓了我后就会走?你们究竟有多愚蠢?!”


 


地球不会插手任何外星生物间的斗争。”他们其中一人说道,“你将被引渡回去,跟其他藏身在这个国家的罪犯一样,如此一来我们在这场斗争中扮演的角色就结束了。


 


Loki放声大笑,响亮,尖锐,并且不甚愉悦。那种意味着他已经出离愤怒的笑。


 


“他就是那个当初将我送到此处攻占你们的人,他者和他的主人。你们真的如此天真?你们真的相信在把我交给他之后,你们的星球就能被赦免?”他难以置信地怒道,“他们打算把你们全都杀了,摧毁你们太阳底下的一切事物。他们不在乎你们的星球或是你们提供了什么帮助。这里对他们而言只是个开始,这只是个让他们可以朝九界其余国度发动攻击的地方。”Loki的声音变得更加黑暗,因他几乎无法控制的怒火而更加低沉。“如果疯狂泰坦正朝此处而来,如果你们在不向我们任何人示警的情况下任由他们靠得如此之近,那么你们就已将这个世界和所有栖于其上之人送到了末日。”


 


你的空口威胁没有任何用处。”一个理事会成员故作镇定地说。从声音听来,他是个较为年长的成员。Hatchet有点想去搜寻他的所在地,然后把那人揍倒在地。


 


Loki摇头,转过了身,背对着他们。


 


“Stark,这是……”


 


我知道,但我们并不是孤军作战。”Stark回应道,他的声音仍旧冷静平稳,那立刻就影响了Loki。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挺起肩膀,松开了紧握的拳,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见鬼的没错,你们不是。”Steve的声音加入了他们。


 


你都听到了,队长?”Stark问。


 


每个字都听到了。”队长确认道。“所以我们知道面对的是什么人了,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如何对付他。


 


只有他者吗?”Natasha问,他们大概坐在同一架飞机上。


 


“如果是疯狂泰坦,那他早就宣布他的到来了。”Loki说,“至少我推测他会如此。”


 


“急于获得关注?”Fury问。


 


“没错。”Loki点头说,“而且,他强大到不需要躲在暗处用诡计打垮阻拦他的人。”


 


一面显示着他者舰船的屏幕突然间被一名理事会成员的灰暗脸部轮廓所取代。


 


Fury局长。”他说,“任何情况下,神盾都不允许干涉或援助Tony Stark和他的同伙。


 


Fury瞪着屏幕看了很久。大部分的探员都试图装作正在干别的事,假装忽略这场对话。他们装得不怎么逼真,所有人都在等着他们领导的答复。


 


“恐怕这架天空航母已经被人占领了,”Fury最终说,“我们失去了对它的控制权。”


 


Fury……”理事会成员开始警告道。


 


“你可以当成是我们正在自行处理一起……绑票事件。”Fury说。


 


Hill转过头藏起个坏笑。


 


“是啊,你们有一群超级危险的太空海盗在船上呢。”Hatchet咧嘴笑道。


 


“就是这样。”Loki说。“Stark?”


 


一瞬间,理事会成员的脸就全部消失了,屏幕上转回到了他者的舰船画面。


 


从现在起他们都没法联系你了。”Stark说。


 


那我们要怎么做?”Steve问,“那个屏障有多坚固?那艘船呢?


 


“船是个问题。”Loki说,“那大概是屏障主要的供源处。很可能它也能够穿过屏障,鉴于任何东西都不会跟保护它的事物相抗衡。如果他们发现了我们的存在,很可能就会转移到屏障之下,而我相信这事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发生。如果是那样,我们将无法攻击他们,而他们能毫无阻碍地向你们的军事基地和困于城中的人民出手。”


 


我们要把船打下来,撤掉圆顶吗?”Steve问。


 


有好一阵子,Loki似乎是沉浸于自己的思绪中,然后他看向Hatchet。他像是突然有了个主意。


 


“如果我们取巧的话,就不必。”他说。


 


他们都盯着他看了好一会,等他接着说下去。


 


所以你有计划了?”Stark最终问道。


 


“圣地亚哥是个大城市,所以我们已经在里面有了接应,我们只需要联系上他们。”Loki说。


 


什么,海军吗?”Steve问,“他们可以从里面攻击屏障?


 


Loki意味深长地看了Hatchet一眼。噢,对了。


 


“我想Loki说的比较像是魔法倾向的本地援助。”他说,“为此我们需要进到屏障里面去。”


 


Loki点了点头。他的神色严肃,脑中显然在跑着各种可能性,构思着计划,制定着可行的方案。


 


不可能随便找个人去。Hatchet对Loki心中的人选有不祥的预感——很可能会是他自己。他不太喜欢这个主意,一点都不。Stark更不会喜欢的。Hatchet内心冷酷的一面告诉自己:拿Loki冒险,就算是一点点,也都不值得,他的生命和安全才是更重要的。但这不仅仅是关于凡人的生命。这是自从Loki被派到这里找宇宙魔方以来,Midgard头一次处于直接的危险中,而就算是在当初,这个世界也并没有真的命悬一线。如果他们不能一劳永逸地打倒他者,这些斗争将会演变成一场大战,一场比Midgard所见过的任何战斗都更大的战役,而九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曾面对过比之更致命的威胁。


 


他全都知道,全都明白。但他依然不必去喜欢这个计划。


 


“但为什么要选在圣地亚哥?”Hill问。她的目光牢牢锁定着显示有他者舰船和城市的屏幕。


 


战略性来说,”Stark开口道,“这几乎比攻击华盛顿州还要好。


 


“但如果他们对这国家有足够准确的了解,为什么当初选在了纽约?”


 


这句话里不加掩饰的嘲讽意味让Loki笑了一下。


 


“很简单,Hill探员。”他说,“你知道,我从没真的想要赢,但他想。我做了一场演出,而他意在攻击你们最脆弱的地方。我所做的,远不是一次构思良好的战略性进攻。而这个……完全就是。这就说得通了,你不这么认为吗?”


 


Hill只是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便将目光转回到了屏幕上。


 


“我们快到了,我们需要个计划。”Fury说。“一个切实可行的计划。”


 


“我已经有一个计划了。”Loki对他说,“问题是,你打算配合到什么程度?”


 


Fury好奇地看着Loki。好吧,最不济,他看来至少愿意听听那个计划,别的暂且不说。


 


噢不,我知道那个调调。”Stark说,“我不会喜欢的,对吧?


 


“大概不会。”Loki赞成道,“但我们没时间,也没其他选择。”


 


好吧,你猜怎么着?”Stark说。他的脸出现在正中的一个屏幕上。他穿着盔甲,但没有戴头盔,只戴着他的DNI环。他直直地看向Loki,神色严峻且认真至极。Hatchet已经知道不论他开口要说的是什么,都将没有任何回旋余地,因为他已经下定决心了。


 


不论你脑子里有什么疯狂的计划,我相信肯定是见鬼的危险。”他说,“我知道最好别去尝试说服你放弃,但你必须得等到复仇者们到这里时,因为我们会需要额外的援手的。


 


Loki回望着他,几秒后点了点头。


 


“很好。”他同意道。


 


噢,如果你这么容易就答应的话那计划一定非常糟糕。”Stark叹气。


 


“不管糟不糟糕,让我们先听听。”Fury说。


 


“其实很简单。”Loki转向Fury,“你要把我当成是你的俘虏,然后将我交给他。”


 



评论

热度(94)

©J_Tribble_Ki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