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匿匿:

模仿东京电视台梗做的中土人物吐槽_(:з」∠)_肯定不全欢迎大家补充(刀)

有关滕格瓦字母 (资料翻译编整)

感谢!!

树影Dairon {传说中的螺号君}:

【之前肝了一篇奇尔斯字母(如尼文)的资料,这次翻译整理了一下滕格瓦字母的,由于是在维基上编的词条,所以文中链接比较多,可以直接查阅魔戒中文维基的滕格瓦字母词条http://lotr.huiji.wiki/wiki/%E6%BB%95%E6%A0%BC%E7%93%A6%E5%AD%97%E6%AF%8D。由于本人其实一点也不懂昆雅语和辛达语,可能有很多错误,若有发现问题请及时向我提出,我去修改。谢谢!】


【做完滕格瓦字母的资料,表示对诺多精灵充满了敬佩,诺多精神就一个词:严谨。滕格瓦字母非常科学,连字母表的编排,横排竖列,从...

巴黎圣殿相关资料

伽大肋納:

抽出时间翻译了维基百科的一部分资料,以及从书和纪录片中收集了一些有关巴黎圣殿的资料,整理一下。
翻译有误希望指出,谢谢!


1.来自Wikipeadia词条TempleParis


圣殿广场【Square du Temple】是位于法国巴黎第三区的一个公园,建成于1857年。它是奥斯曼男爵【Georges-Eugène Haussmann】与让·阿尔方德【Jean-Charles Adolphe Alphand】计划并创建的二十四个城市广场的其中一个。广场中还有一个曾为圣殿骑士团所有的中世纪堡垒遗址,名为巴黎圣殿TempleParis...

作曲家、演(唱)奏家、指挥等音乐作品集索引(不断添加中)

ppyy2007:


 随着版内介绍的音乐作品越来越多,给搜查相关的博文带来麻烦,为了方便我自己和乐友搜寻和选择自己喜欢的音乐作品,特整理汇总所有在版内的作曲家、演(唱)奏家、指挥等作品集,并按照他们的译名拼音第一个字母排序,每行4个字母,横向排列,从A开头往下排列,按照英文26个字幕顺序排列。



 A


 B


 C


 D


埃尔加


阿巴多


阿劳


阿格里奇


奥伊斯特拉赫...

『时光之井』:

巫师 3 的确堪称波兰文化推广大使。游戏的故事不用说,连原声音乐都给人一种根植于中东欧文化的感觉。从 the Trail 认识了 Percival Schuttenbach 这支神奇的波兰民谣金属乐队,因为 Steel for humans 去搜了oh Lazare 这样的保加利亚民谣。今天听Lullaby of Woe,又发现一个神奇的波兰女歌手 Monika Broadka,和她的一张冷门到连豆瓣都没有评分的专辑Clashes。

在豆瓣上标记一张还没有人标记过的专辑,那种感觉简直如同触摸到了人类社会已知疆域的边界,与其说是兴奋倒不如说是觉得神奇:这么好的一张专辑,居然没有人听过?!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经历了 “论文写不下去跑去刷巫师3音乐演奏会——发现Lullaby of Woe这首曲子的歌手是个如此漂亮的小姑娘——在弹幕里刷到她的名字叫Monika Broadka——跑去YouTube上搜她的名字”这一曲折复杂的历程,我也不会听到这张专辑。

所以巫师3的确是一款好游戏!!!

【扯太多游戏了还是说音乐】其实乍听之下完全不敢相信预告片里的 Lullaby of Woe 是 Monika Broadka 唱的,因为 Clashes 这张专辑里的声音实在太有少女感,而且是一种冷冽而非甜美的少女感,细听之下才会发现声线在成熟与青涩之间的自由切换。如同她的相貌一样,有种无法分辨年龄的灵气。从这点来看,制作方找她来为预告片里的欧利安娜唱歌,的确是绝配。

作为一个音乐上的纯外行,形容Monika Brodka的音乐风格实在有点词穷。有时候感觉能听到八十年代的复古的节拍,编曲又有种未来感。上一次听到这么惊艳的女声还是Marina Kaye,然而Kaye的歌听多了很容易从中分辨出Adele和打雷的味道。听Monika Broadka唱歌却是全然崭新的体验(至少对我而言)。同样灵动的女声可能是Lily Allen,略带复古的编曲风格或许像Lorde,然而你绝对不会把她们混为一谈。当然专辑里也有My name is youth 这种英剧 bgm 一样的曲子。听这张专辑,总有挤过虫洞种在各种光怪陆离的世界之间穿梭的晕眩感。

之所以会产生光怪陆离这种印象,另一个来源大概是她的MV。我看的第一个 MV 是 Up in the Hill,作为有点密恐的人一开始就被惊吓到了,惊吓过了十秒之后才发现音乐好听。本来以为只是这支MV奇怪,连看了 Haiti,Funeral,Santa Muerte 还有 Holy Holes 之后才发现这姑娘的MV走的就是猎奇风。

Santa Muerte 的 MV 是我觉得最有意思的一个。一个苍白扭曲如鬼怪的苍老生物在蛮荒的森林中蹒跚前行,背上带着一个年轻面容的面具,直到遇见另一个衣着光鲜然而同样苍白的青年,有着冷漠的面孔和头骨形状的帽子。二人靠近,接吻,拥抱,结束。那感觉像是衰老的灵魂在迷失中寻找自我,因为我们的内心正如同阴暗幽深的森林。其实抛开MV不谈,Monika Broadka的歌本身已经足够有故事性了,不用看歌词。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歌手,放中国大概算小众得不能再小众的歌手,居然拿过2004年的 Polish Pop Idol?!Pop?!要么就是她前后期风格变化大,要么波兰真的是一个在音乐审美上异常前卫的国家。

毕竟是出过肖邦的国家。。。


悖悖论:

祝那个助你解决电车难题的人节日快乐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秭杉:

写这篇影评为了厘清人造人大卫这样一个反抗自己造物主的创造者,与尼采笔下的查拉图斯特拉到底有着怎样的分别

【翻译】不可能的艺术(the Art of the Impossible)第二十四章

小壳子叔叔:


Chapter 24


第二十四章



注:本章事件发生于2343年。角色死亡警告!



拉克诺5号



当迦太基号抵达时,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救援的了。事件中的大楼里有一些宿舍和三间商铺。克林贡救援队已经清理了大部分的残骸。在大楼倒塌时,五十三个人在楼里,十二人死亡。在李中校的坚持下,剩余的四十一人被传送到了迦太基号而不是被送往当地的医院,因为星舰上的医务室要比任何的克林贡医院的设备都要好,这个紧要关头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


这件事完成后,剩下的就只有废...

星际迷航中关于性别话题的汇总

直立行走的蛋与麦克斯韦:

星际迷航作为经典科幻的价值不仅在于对科学求知的探索,还有很多有关人文精神的讨论。其中,与性别相关的问题也有过多次提及,虽然很多并非直接,但是仔细挖掘之后也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有些是严肃的人文精神探索,有些则更像是趣梗。写这个的目的,既是总结,也算是安利吧。大部分只是我印象深刻的,所以也可能不全。


 
 
男女身体交换


代表集:TOS: "Turnabout Intruder"


这一集玩的是交换身体梗。一位疯狂的女性科学家珍妮丝·莱斯特(Janice Lester)没有经过...

推!成都的小伙伴约起啊!不是成都的也可以暑假来参加顺便吃遍火锅串串钵钵鸡啊!

Reborn protocol:

8月.成都.约起来吧

【中洲歌单】网易云上有关中洲的歌(下)

熊熊燃烧的叉烧包:

联动:【中洲歌单】网易云上有关中洲的歌(上)

感谢所有做歌单&推荐歌曲的朋友们,我就不一一艾特了⁄(⁄ ⁄•⁄ω⁄•⁄ ⁄)⁄。

添了一堆链接突然想起LOF一篇文章不能超过20个链接,所以只好添了不能戳的那种。对不起手机客户端_(:зゝ∠)_~多图预警,不过图都不大,都是10~100KB的小图。

————————————

11. Summoning中洲歌曲

嗯,非常喜欢的乐队~

唱过Bauglir,唱过Glaurung,唱过Nazgul,

唱过Angband,唱过Beleriand,唱过Menegroth...

[翻译][霜铁互攻]Bend Around the Wind 第九十二章

BendAroundtheWind:

第九十二章 从天而降



译者:小火


校修:一朵污云




若是其他任何一天,这副景象都会让Tony沉浸在几乎是惊叹之中。而今天,那蔚蓝中带着紫和黄的形状带给他的只是冰冷。不是漠不关心的冷意,而是因愤怒而燃烧的冷。因为就是这里了,他者就在这里,Loki就在这里。



来到这里花费了太长的时间。



“我们到底在等什么?”Hatchet问,“我们得走了!”



“那我们要从哪里开始找遍这一百八十一平方英里的星球?”Tony...

【中洲歌单】网易云上有关中洲的歌(上)

熊熊燃烧的叉烧包:

正好在做《Noldolante》的原俄中整理包

+一边听着colo的《Lays and Elves》

+上下班路上时间太长,两张专辑不够听

+地铁太挤,懒得翻口袋

+虾米上Neirien Arindil整理的《The Silmarillion 中土风雅颂》

+虾米上QMK整理的《V. Quenta Silmarillion》

+网易上Tinuviel整理的《The Silmarillion『精灵宝钻』

+过年时看到天狼星推荐的中土相关乐队

+贴吧上有人问起中洲的歌

=作死弄了个歌单集合包,作死打了tag,拍死我吧_(:зゝ∠)_...

《美国众神》神祗考据(不完全)

iamMol:

总得来说,这本书不适合我这种轻微强迫症看啊!!出现一个我就忍不住记一个真的还蛮累!而且有些考据可能也不是很准确,这里人少,就暗搓搓放上来自己留底。

其实书还没看完,后面还出现了很多非洲的神话人物(这一片对我来说完全盲点),暂时还没有记录。以后有时间一定会补!!

原先的设想是按照神话体系划分,介于这次不完整,以后重新编辑的时候再划分,暂时就按出场顺序来。

*资料均出自网络,百度百科以外的摘录都会写上出处,或者总结维基百科。

搜索到有人整理的书中出现的神祗(英文)(据说是作者自己的笔记?)http://www.frowl.org/gods/gods.html...

【科普】Star Trek官方小说New Frontier系列

小壳子叔叔:

这是一篇非常不严肃的科普,其中夹杂了好多我个人的吐槽,资料大部分来源于贝塔记忆(Memory Beta)还有一些我自己的阅读体验。


New Frontier系列(以下简称NF)是第一部不是基于某部star trek电视剧的官小系列,由Peter David(关于这位哥们可以看我之前写的官小读书笔记,一个脑洞很大的作者)于1997年创作,目前已经出版的小说+漫画有二十余本,我目前读到第三本。这系列故事发生在2373年——2381年之间,主角是USS Excalibur(NCC-26517,大使级,一般译作圣剑号,当然也可以叫她咖喱棒号)的船员。



(图为NF...

老相册:

看花儿的托尔金老先生

年代不详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翻译][霜铁互攻]Bend Around the Wind 第九十一章

BAtW里我翻的最后一章,希望作者太太再开Frostiron新文嗷,佳文不可多得呀,只好追着钟意的太太啃。

BendAroundtheWind:

第九十一章 信任的力量

  
   

译者:草菇

   

校修:小云

   
  
  


剩下的原材料只够Hatchet再发动两次定位咒语了,上一次施咒让他们得知Loki仍在他...

有粉自远方来不亦乐乎(1)——中洲相关超短篇集合

熊熊燃烧的叉烧包:

信件169号 选自给休·布罗根[1]的一封信 1955年9月11日


你在C.S. 刘易斯《黑暗之劫》[2]中发现的“努米诺(Numinor)”一词,是个剽窃之物:好吧,其实不是这样的。实际上,这个词出自我所作传奇故事的第一和第二纪元。刘易斯用了这个词,是因为他相信这些故事会很快问世。当然它们并没有,但如今,我猜想这些故事可能会有出版的一天。刘易斯把这个词拼成了“Numinor”,是因为他只是听到了这个词,却并没有看见它。在西方大陆的高等精灵语中,这个词被拼做“Númenóre”或“Nú...

谢筠容:

视觉冲击系壁纸之茨维塔耶娃。
茨维塔耶娃迷妹的重度沉迷壁纸(。)

其实最开始没打算做这个主题的毕竟Цветаева是我女神,是窗前明月夜幕星河一样的秘密宝藏。可是还是想把女神主题的壁纸用起来就做了这个主题。
底色选了温暖的橙色,添了红色的火焰底纹,因为她的诗句是舌尖上狂舞的歌谣,是黑夜里隐秘的祝祷,是爱情里闪耀的灰烬。

Цветаева,俄罗斯白银时代的天才女诗人,爱情与死亡在她的诗句里永远跳动着与心跳同步的有力节律。很久以前偶然读到《像这样细细地听》一下被戳中,后来读到《我要从所有的时代,从所有的黑夜那里》彻底被她的诗句里的力量和情感所触动,再后来读了《我想和你一起生活》的俄文几乎能背下来,更能感受到她狂热的孤绝深情和极端而动人的美。

廖伟棠的诗作《一九二七年春,帕斯捷尔纳克致茨维塔耶娃》中写道"今夜,我的嗓音是一列被截停的火车,你的名字是俄罗斯漫长的国境线。"
Марина Ивановна Цветаева.她的名字就是一首隽永的诗。

这次的主题是→#精神自主流放的茨维塔耶娃与只属于她的星辰骸骨冠冕#

鬼师:

团子越听越烦:你就慢慢向着楼底下那群西尔凡老妇女靠拢。图2:楼下那群西尔凡妇女

【算是安利吧】Náre

Nierninwa:

德国中古民谣乐队Versengold的歌
也是挺喜欢这种民谣乐队的,风格凄美苍凉
一开始知道的原因是因为有人说Náre这首歌词是昆雅语。
最近试着要翻译结果发现是昆雅和辛达混合的(…)然后我怂了,没学过辛达不敢下手。也希望有昆辛双精的大神能翻译
(还是专心翻Oonagh去吧)
大概看下歌词,Náre是火焰的意思,词讲的像是Fëanor,结合曲风脑补曼督斯殿堂【如果有错算我的

黑光工房:

一首克林贡语小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Phosphenes:

前几天闲聊说到英语词汇的发展,就想起大一曾经去蹭过英语史的选修。第一节课讲《贝奥武夫》时老师放了一段古英语朗诵的音频,正要打瞌睡突然就被惊醒了,还以为跑到了《指环王》片场,浑厚的男中音抑扬顿挫地念着完全听不懂的语言,感觉是在念咒语。后来专业课上提到乔叟和他的中古英语,虽然还有很多奇怪的词,但是连蒙带猜地已经基本能看个大概了。有阵子很喜欢中世纪的欧洲音乐,发现了一些神奇的网站,有诗歌和民谣的音频,于是在油管上找了中古英语的发音教程,想过学着念念,但一直纠结于发不出卷舌音……

但是这里有个神转折。 

最近在学俄语,跟着Duolingo的发音念着念着突然有一天就会了大舌音( ´ ▽ ` )ノ 虽然还不标准,只能卷一个roll,但是好歹出来了!于是翻出乔叟Canterbury Tales的总序录了几节,哎呀能卷出一个r真是神清气爽啊~ 中古英语的发音果然很规矩,按着拼写就能读出,没有太多的特殊情况,而且由于掌权者更迭、人口流动以及社会阶级差异造成的语言融合,仅从语音和词汇就能看出明显的法语以及其他日耳曼语族语言的影响。不过这一时期语法和形态上的简化,性数格的逐渐消失,对于现在再去学其他欧洲语言来说真是个不太方便的事啊。

模仿的音频来自luminarium.org
BGM:Lisa Lynne & Aryeh Frankfurter - A Fond Wish


Middle English ver.

Whan that Aprill with his shoures sote
The droghte of Marche hath perced to the rote, 
And bathed every veyne in swich licour,
Of which vertu engendred is the flour; 
Whan Zephirus eek with his swete breeth
Inspired hath in every holt and heeth
The tendre croppes, and the yonge sonne
Hath in the Ram his halfe cours y-ronne;
And smale fowles maken melodye
That slepen al the night with open yë—
So priketh hem Nature in hir corages—
Than longen folk to goon on pilgrimages, 
And palmeres for to seken straunge strondes,
To ferne halwes, couthe in sondry londes; 
And specially, from every shires ende 
Of Engelond to Caunterbury they wende,
The holy blisful martir for to seke, 
That hem hath holpen, whan that they were seke.  

    Bifel that, in that seson on a day, 
In Southwerk at the Tabard as I lay
Redy to wenden on my pilgrimage 
To Caunterbury with ful devout corage,
At night was come into that hostelrye
Wel nyne and twenty in a companye,
Of sondry folk, by aventure y-falle
In felaweshipe, and pilgrims were they alle,
That toward Caunterbury wolden ryde.
The chambres and the stables weren wyde,
And wel we weren esed atte beste.
And shortly, whan the sonne was to reste,
So hadde I spoken with hem everichon
That I was of hir felawshipe anon,
And made forward erly for to ryse,
To take oure wey, ther as I yow devyse. 

    But natheles, whyl I have tyme and space,
Er that I ferther in this tale pace, 
Me thinketh it acordaunt to resoun
To telle yow al the condicioun 
Of ech of hem, so as it semed me,
And whiche they weren, and of what degree,
And eek in what array that they were inne; 
And at a knight than wol I first biginne. 

Chaucer, Geoffrey. "The General Prologue." The Canterbury Tales.
        Audio Reading. Anniina Jokinen, narrator. Luminarium.
        28 Nov 2006. [13 Jan 2016].
        <http://www.luminarium.org/medlit/gp.htm>

 

Modern English ver. 

When in April the sweet showers fall
And piece the drought of March to the root, and all
The veins are bathed in liquor of such power
As brings about the engendering of the flower,
When also Zephyrus with his sweet breath
Exhales an air in every grove and heath
Upon the tender shoots, and the young sun
His half-course in the sign of the Ram has run, 
And the small fowl are making melody
That sleep away the night with open eye
(So nature pricks them and their heart engages) 
Then people long to go on pilgrimages 
And palmers long to seek the stranger strands 
Of far-off saints, hallowed in sundry lands,
And specially, from every shire's end
Of England, down to Canterbury they wend
To seek the holy blissful martyr, quick
To give his help to them when they were sick.  

    It happened in that season that on day 
In Southwark, at Tabard, as I lay
Ready to go on pilgrimage and start
For Canterbury, most devout at heart,
At night there came into that hostelry
Some nine and twenty in a company
Of sundry folk happening then to fall
In fellowship, and they were pilgrims all 
That towards Canterbury meant to ride.
The rooms and stables of the inn were wide:
They made us easy, all was of the best.
And, briefly, when the sun has gone to rest,
I'd spoken to them all upon the trip
And was soon one with them in fellowship, 
Pledged to rise early and to take the way
To Canterbury, as you heard me say.

    But none the less, while I have time and space,
Before my story takes a further pace,
It seems a reasonable thing to say
What their condition was, the full array
Of each of them, as it appeared to me,
According to profession and degree, 
And what apparel they were riding in;
And at a Knight I therefore will begin.  

Chaucer, Geoffrey. "The General Prologue." The Canterbury Tales. 
        Trans. Nevill Coghill. Harmondsworth: Peguin Books. 1982. 
        Print.

 

中译版本既没有译者信息也没有出版信息这个实在是不能忍啊……放个链接:http://wenku.baidu.com/view/17fb9b79168884868762d6e6.html?re=view    

意大利新古典乐队Ashram将在今年五月底到大陆巡演,站点包括北京,上海,深圳,无锡,杭州。

(•́︿•̀)希望到时候可以抽出时间飞过去听,他们的音乐那么好。

[翻译][霜铁互攻]Bend Around the Wind 第八十九章

BendAroundtheWind:

第八十九章   Aurelion号

译者:草菇

校对:小云


是黄蜂女提醒了他们,她发现Stark和Thor降落在了海岸上。Drongo沉默地看着钢铁法师坠落,燃烧的船体撞入水面,开始下沉。他感觉到某个帷幕落下了,仿佛他们故事的一篇永远地翻过去了。他早已习惯不断踏上新旅程,就像之前那么多次一样。但这一次他还不确定他想与这一段告别,他希望心中的预感意味着事情有所不同。


他来的一路上Juyu在他们的通讯频道里不停地发问,但是Drongo没法回答她。至少他们知道Stark...

莎剧背后的历史传奇:从金雀花王朝到玫瑰战争|陆大鹏

有害书籍同好会:

 本次讲座,主要是给大家简略介绍莎士比亚几部英格兰历史剧背后的真实历史,尤其是人物关系。希望能帮助大家更好地读剧和观剧。


今天要讲的这段英国历史,莎士比亚的几部历史剧基本上有覆盖。英格兰王室的人物关系盘根错节,推动了历史的发展。要理解英格兰历史的发展,为什么这样而不是那样,几个家族对王位的主张权何来,必须对这个谱系有清楚的了解。


我这边给大家做了一张谱系图,这张图最右边有一个不是非常有名的人物:埃德蒙,五代马奇伯爵。这个不是非常有名的人物,在今天的故事里会扮演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在这张图,按从左到右的顺序,是尽量按照年龄的长幼来排的。但是...

[翻译][霜铁互攻]Bend Around the Wind 第八十四章

BendAroundtheWind:

第八十四章:协议



译者:小火


校对:一坨饿疯了的污云、逆流在此刻




Hatchet对于自己不能去揍谁而感到相当失望,他还真的挺期待的。皮肉与皮肉相击,骨头与骨头相撞,原始而古老,某种程度上让他想起了年轻时候跟着妖精们在野狼林中学习狩猎的日子。他给自己打磨的第一把小刀是用石头和骨做成的,很是粗糙,但正确使用的话仍可致命。他从来没法恰当地给猎物剥皮,他的小刀在血肉和皮毛间挑来挑去,完全没可能切出干净利落的切口。用锋利的刀来切割是很简单的事,光滑的金属滑进猎物的身体里就像是切入黄油...

What a piece of work is a man!
What is this quintessence of dust.

He is gone.

1 2 3 ————
©J_Tribble_Ki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