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不可能的艺术(the Art of the Impossible)第二十四章

小壳子叔叔:




Chapter 24


第二十四章


 


注:本章事件发生于2343年。角色死亡警告!


 


拉克诺5号


 


当迦太基号抵达时,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救援的了。事件中的大楼里有一些宿舍和三间商铺。克林贡救援队已经清理了大部分的残骸。在大楼倒塌时,五十三个人在楼里,十二人死亡。在李中校的坚持下,剩余的四十一人被传送到了迦太基号而不是被送往当地的医院,因为星舰上的医务室要比任何的克林贡医院的设备都要好,这个紧要关头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


这件事完成后,剩下的就只有废墟——还有十二具尸体。在救援人员离开后,特洛伊站在大楼的废墟前。半透明的力场将除了救援小队和星际舰队人员之外的人和废墟隔离开来。力场只允许那些拥有特殊收发器的人通过,只有所有的救援人员,还有沃恩、特洛伊和其他迦太基上的船员有。 


看着十二具尸体被抬走,特洛伊抓住了一个救援人员的胳膊。救援人员用嫌弃的眼神看着特洛伊的手。特洛伊迅速松开了。 


“这些尸体怎么办?”


救援人员耸了耸肩。“随便丢掉。”


“你们不——呃,举行葬礼吗?”


他再次耸了耸肩。“他们不是战士。如果他们的一生不够光彩,那么法克哈(Fek'lhr)会护送他们的灵魂去死者之船,然后他们会被送到格拉索(Gre'thor)。


特洛伊知道那里是克林贡人传说中的地狱。“如果他们的一生很光荣呢?”


对此,救援人员露出怒容。“那么他们理应死得更光荣。”


特洛伊发现他无法辩驳。


在最后一个救援人员离开后,特洛伊一个人站在大楼前。沃恩正在与大楼倒塌时在附近的人们谈话,他命令迦太基号的安全总管对在医务室的幸存者也做同样的事。 


此时,特洛伊正在检查废墟。他看了看大楼。大楼是在金属框架上用塑形材料建造的。框架的一部分看上去是像用锣(rodinium,ST宇宙里最坚硬的物质之一)、铁还有一种三录仪无法检测的金属合成的。用三录仪初步检测框架是从西南角的地基开始坍塌的。当那边的框架开始变形,一大块楼体脱落了下来。


特洛伊按照沃恩的指示一毫米一毫米的继续检测。所有的线索指向这只是一次简单的结构倒塌,这会让莫诺(注:卡达西人在拉克诺5号的负责人)高兴,但凯林(注:克林贡人在拉克诺5号的负责人)就不会了。这可以要负责任的。铁和锣都是坚硬的金属,不过第三种金属还是个未知数。


他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完成了大部分的工作。他在各种阶段的修复中找到的物品明显都是私人物品或是在商店里出售的商品——衣物、家具、图画、艺术作品、写着克林贡文字的数据板、陈旧的武器、厨具、食物。


他发现了一个做得不太像的塔格(targ)小雕塑,特洛伊感觉就是喉咙被堵住了。到现在,他已经整整七年试图不去想卡特娜的事了——自从洛赞娜已经在记忆中抹去了卡特娜的存在,这件事变成了特洛伊一个人的任务——直到他看到了这个玩具塔格,尽管它看上去一个也不像卡特娜的泰迪熊,但还是让特洛伊痛苦的想到熊先生。特洛伊在卡特娜四岁时送给了她一只黑色的毛绒玩具熊。它有柔软的胳膊和腿,浅浅的微笑,大大的棕眼睛,还有足够松软的填充物让它很适合抱着——卡特娜就经常这么做。卡特娜一直没给熊起名字,她只是简单的叫它“我的熊!”。名字就这样一直悬而未决。


在卡特娜死后,特洛伊把熊先生给了李中校的女儿。


他把玩具塔格摆在废墟上。在他和沃恩通过后,有人应该会来处理剩下的这些。特洛伊很感谢沃恩要求的精细作业,这样他就不用做其他的了。一次已经足够了。


他还没来得及做的一项工作是彻查大楼的西南部分。他在塑形板、武器和石头的碎片中爬来爬去——坍塌的那部分大楼中商店是卖武器和珠宝的;两名商户和一位顾客都在死亡名单上——试图查明导致这次灾难的原因。 


不幸的是,脆弱的横梁使得他无法快速移动,不论是数量还是重量它们都处于破碎的边缘。另外,大楼剩下的部分坍塌只是时间问题——剩余的地基没法继续承受这混乱的结构很长时间了。


幸运的是,特洛伊不需要自己移动,他把三录仪的扫描器放在废墟中断掉的横梁上,然后按下通讯徽章。“特洛伊呼叫苏尔玛。”


“这里是苏尔玛。” 


“士官长,我这里需要帮助。你能连上我的三录仪吗?”


“等等。”停顿。“可以,没问题,接上了。” 


“你能锁定我正在扫描的那块金属然后把它传送到我左手边三米远的地方吗?”


“当然没问题。等着。”又一次停顿。“好了。”


“谢了,肖恩。你可帮了我大忙。”


传送官笑了。“没什么。这又不费力气。又不是像那次李中校需要我把那个恶心的外星人从她胳膊上传走。好了,传送。”


几秒之后,几块弯曲、破损的金属碎片出现在特洛伊左手边三米的位置。


“再次感谢,肖恩。我欠你一顿饭。特洛伊结束通话。”


现在特洛伊可以对碎片进行深度扫描了。三录仪仍然不能检测出合金中第三种金属的成分——但它确实检测出一些共振痕迹,和几个月前在罗慕伦边境附近的布兰达斯星系进行的一次类似的调查结果相符。“哦,这可不妙。”


“什么不妙?”


特洛伊回头看到沃恩已经重新回到了力场里面。


在特洛伊回答前,沃恩继续补充道,“告你一声,我已经把围观的人清走了。力场外只有一个克林贡卫兵,除此以外这方圆几十米的地方就只有咱俩了。”


冲他的朋友笑了笑,特洛伊说,“拥有传送技术是人烟稀少的殖民地的一件幸事。没必要都挤在一起。无论如何,我发现了两件事。”


“哪件事不妙?”


“很不幸两件都是。一件是这栋楼剩下的部分会在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左右倒塌。我们需要把力场往里移一点,用它来把损害缩到最小。”


“好主意。另一件呢?”


特洛伊指着破碎的框架说,“这不是因为劣质的材料导致的事故。这个横梁是由于爆炸变得脆弱的。”


“什么?我们怎么会没检测到?”


“炸弹非常小,能量很低,雷管也是专门设计的。只要他们把它放在正确的位置上这就足够了。这根横梁就是正确的位置。”


“哪种爆炸物?”


“标准的甘油炸药。但是是那种不需要引爆装置的。你听说过分子衰变雷管吗?”


“我听说过。”沃恩耸了耸肩。“我知道它们几乎是无法察觉的,而罗慕伦人是唯一能熟练使用它们的人。”


特洛伊严肃地笑了笑,“你说对了一半。是的,罗慕伦人是唯一使用它们的人,不过它们现在可不像以前那样无法检测了。几个月前,迦太基号上在布兰达斯星系,我们找出了检测它们的办法。”他拿起他的三录仪展示给沃恩看。“我现在检测到了残留。”


“这说不通啊。罗慕伦人在托姆德事件后就基本不出来了。他们怎么卷入这事的?”


特洛伊耸了耸肩。“我不知道,伊莱亚斯,不过这绝对是一次罗慕伦人的行动。”


“或者是有人想要陷害罗慕伦人。”


“我对此表示怀疑。”特洛伊笑出了声。“我是说,如果真有人查出了使用分子衰变引爆器的方法,我很怀疑他们会这么使用它。他们会把这项技术卖给出价最高的人——或者至少是制造一次比这个大一点的爆炸。”


沃恩叹了口气。“也许吧,不过我必须考虑所有的可能性。不过你是对的,很明显是罗慕伦人搞的破坏。这就引出了他们想在拉克诺5号得到什么这个问题。” 


特洛伊耸了耸肩。“也许他们只是——”在他说完前,他的三录仪忽然发出了警报声。“伊莱亚斯,有人穿过了力场。”


“什么?”


扩大了他三录仪的检测范围,他问,“你说你在外面留下了一个克林贡卫兵?”


“凯林的人留下的,怎么了?” 


“我检测到的生命信号只有你和我——还有我们的入侵者,不过他用某种方式掩盖了信号。”


沃恩开始四处张望,似乎要一次检查清他周围三百六十度的状况。然后他非常迅速地跳起来特洛伊按倒在地。“卧倒!”


他在这么做的同时还抽出了他的相位枪并开火。


绿色的光线伴随着嘶嘶声在特洛伊的头顶交叉划过,这意味着开火的武器是一只罗慕伦裂解枪。或者像伊莱亚斯指出的那样,特洛伊想,有人想要陷害罗慕伦人。


尽管伊莱亚斯·沃恩压在他身上,特洛伊还是想办法看了一眼他的三录仪。检测到的生命信号还是被遮盖了的。不论是谁冲他们开的枪,他的种族都无法辨认。特洛伊不知道这事意味着什么,不过那是伊莱亚斯的问题了。


特洛伊的问题是怎么活着离开这里。


沃恩蹲下,用身体挡住俯卧在地上特洛伊,然后再次开火了。在他开火后,生命读数有了改变。一瞬间,它显示出类瓦肯人。我的老天,真的可能是个罗慕伦人。


“我们必须离开开阔地带,”沃恩说。“我们在这里就是活靶子——”


然后一束绿色的光线击中了沃恩,他倒下了——不过没有明显的伤口。什么时候罗慕伦裂解枪有击晕档了?


这是在绿光击中特洛伊的肩膀前他脑子里的最后一个想法。当黑暗吞噬他的时候,他听到了一声巨响。大楼要坍塌了!他试图移动他的胳膊和腿,不过它们拒绝回应他大脑的指挥。他身下的地面开始抖动,即使已经快要失去意识了,他还是感觉到有什么重物砸到了他的胸口上……


* * *


理智上,伊莱亚斯·沃恩知道他已经睁开了眼。然而他没有任何经验证据来证明这点,因为他睁开眼睛看到的和失去意识时的黑暗没有任何实质的差别。


他立即明白了现在的状况。他的头受到了重击,他的嘴里有铜的味道,他知道那是他的血。虽然他知道他胸骨下面的身体还在,不过他现在感觉不到。还有一个非常重的东西在使他无法动弹——很可能是大楼的金属框架之一。这重量压住他的两只手臂,他试图挣扎开来但失败了。他无法移动。


他也无法按下他的通讯徽章来求救。如果他的通讯徽章还在制服上的话,他在黑暗中无法确认这一点。


从相位枪击昏档醒来的沃恩还有些隐隐的恶心。击中他和伊恩·特洛伊的武器看起来像一只罗慕伦裂解枪,虽然一般来说这种武器没有击昏档,不过沃恩自己就知道怎么重新设置让枪能发射出低档的光线,所以袭击他们的人很可能也知道。


总而言之,他想,我还经历过更糟糕的。沃恩意识到这个想法是对他所过的那种生活的一个颇有说服力的评论。


“嗷——”


听上去像特洛伊的声音。“伊恩?”沃恩的声音非常嘶哑;他清了清嗓子,然后重复了一遍。


“伊、伊莱亚斯?”声音听上去很虚弱。


“我在这里,伊恩。你在哪?你还好吗?”


“发、发生了什么?”


“最好的猜测是袭击我们的人把我们击晕了,然后把我们留在了倒塌的大楼里。” 


“有、有道理。” 


沃恩皱眉。“为什么?” 


“呃,感觉有一大块‘塑形板’压在我身上。”


哦,糟糕。本能的,沃恩再次开始挣扎着试图移动,不过他的力气不够,也没有刻意借力的杠杆。他被困住了。考虑到我下半身已经麻木了,我怀疑即使我把这东西从我身上移开,我还是动不了。该死。 


“你能够到你的通讯徽章吗?”


“不在这儿。”特洛伊的声音更加虚弱了。“一定是掉了。”


或者更像是被人拿走了。“保持清醒,伊恩。”他不能让伊恩陷入休克状态。“和我说话。”


“为什么……做?”


沃恩眨了眨眼。至少他觉得他这么做了。现在还是一片黑暗。“为什么做什么?”


“罗慕伦人。击昏我们。可以杀了我们。”


“假设真的是一个罗慕伦人,那么——”


“曾经是。”


这让我们有些摸不着头脑。“曾经是什么?”


“是个罗慕伦人。或者至少是类瓦肯人。你击中他后我检测到了。”


很遗憾估计伊恩的三录仪和他的通讯徽章一起被拿走了。“不管怎么说,低档设定意味着留在身体上被击中的证据更少。只有神经损伤。如果袭击者设定在了击杀档,那么裂解枪光束的残留会留在我们的身体上,或者我们直接分解了,无论哪种情况我们的身体上都会留下明显证据。把我们留在倒塌的大楼里会更简单些,这样死亡原因会很明显,没有人会想要深入调查。我们都活下来了对他来说还真是不幸。”


“只有、一个——”


“我们都会活下来的,”沃恩坚定地说。“迦太基号会派人来找我们的。”他无法想象文斯·海登会让他的二副和一个行动专家失踪很长时间。


“没有、通讯徽章。”


特洛伊说得对。“他们还是会来找我们的。一旦他们发现我们的通讯徽章不见了,他们会开始搜寻的。我们是这个星球上唯一的人类,找到我们不会很难的。”


“也许。”特洛伊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该死……惊喜。”


“惊喜?”沃恩等了一会儿看到没有后续了追问道。另外,沉默可能是致命的。


“告、告诉狄安娜……我有、给她惊喜。只、只不过不是……我原来想的那样。”


一般来说,伊莱亚斯·沃恩不喜欢给别人虚假的希望,不过他才不要坐在这里听特洛伊放弃希望。“你不会死的,伊恩。他们很快会来救我们的。”沃恩短暂的停顿了一下。“惊喜是什么?” 


“不知道。还……没决定。肯定……会有趣。”伊恩呼吸得越来越吃力了。“这真的很疼。”


拼尽全力想要让自己听上去有希望一些,沃恩说,“我们很快会被救走的,伊恩。”


“抱歉,我、我不能……再看你最后一眼……亲爱的(imzadi.)。”


他知道最后一个词是贝塔泽德人表示亲密关系的词。洛赞娜是强大的心灵感应者,在她的族人里也算顶尖的,沃恩好奇特洛伊的妻子能不能听到他。


沃恩徒然地再次试图移动横梁,不过他的力气已经耗尽了——考虑到他嘴里越来越浓的铜的味道,很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而且他依旧借不上力。


该死,海登,快点找到我们!我不能坐在这里听着他死去!


不过看起来这就是即将发生的事。


“伊莱亚斯?”特洛伊的声音已经接近耳语。


“我在这里,伊恩。”


“谢谢。”


沃恩不知道这个人有什么可感谢他的。“为什么?”


“不想……一个人……死。很高兴你……在这儿。”


“你不会死的,伊恩。我们会活着离开这里的,他们会把我们接回迦太基号,我们会一起会贝塔泽德拜访洛赞娜和狄安娜,你会给狄安娜她要的惊喜。”


沉默。


“伊恩?” 


什么声音都没有。


“该死,伊恩,和我说话!”


伊莱亚斯·沃恩还清楚的记得,十五年前的那天,带电的粒子把霍普莱特号穿梭机的仓壁撕了个大洞。当爆炸性的减压将他吸向真空的宇宙的时候,沃恩以为他死定了,他现在还能活着就是因为伊恩·特洛伊的快速反应。


现在他无助的坐在这里,由于一块金属的阻挡他无法回报他。


咆哮着,他再次试图移动横梁,把他全身向上推试图挣扎开来。


蓝色和红色的光点在他眼前跳动,令人惊叹在这完全黑暗中可以看到这些,不过他还在挣扎。如果我不能把这东西移开伊恩就要死了。


 








TNG里一直没有交代过Ian Troi的死因,这里算是给出了一个解释。我主要还是来推荐这本书的,DeCandido也是那种会写有趣的细节的作者。


(其实之前读的时候还没觉得Ian Troi和Elias Vaughn之间这么有cp感……)

评论

热度(8)

  1. J_Tribble_Kirk小壳子叔叔 转载了此文字
©J_Tribble_Ki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