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霜铁互攻]Bend Around the Wind 第九十二章

BendAroundtheWind:

第九十二章 从天而降



译者:小火


校修:一朵污云





若是其他任何一天,这副景象都会让Tony沉浸在几乎是惊叹之中。而今天,那蔚蓝中带着紫和黄的形状带给他的只是冰冷。不是漠不关心的冷意,而是因愤怒而燃烧的冷。因为就是这里了,他者就在这里,Loki就在这里。




来到这里花费了太长的时间。




“我们到底在等什么?”Hatchet问,“我们得走了!”




“那我们要从哪里开始找遍这一百八十一平方英里的星球?”Tony反问他。




他和Hatchet轮流当着船上最不耐烦的人。他们俩差不多都经历了世上所有可能存在的负面情绪,从愤怒到冷漠,如此周而复始,每隔几天就又重来一遍,像是最疯癫的旋转木马。Tony正处于他那种令人忧心的冷静状态,而Hatchet此刻则更处于暴怒的一方。精灵急于想要动身去砍杀点什么,而Tony十分确定一旦自己找到目标,他也会陷入那种情绪里。




“我能继续说下去吗?”Drongo在Hatchet能开口前说道。他当然还是那么冷静,尽管已经被多次打断。




“是的,你刚才在说小行星带。”Steve说。




“那是几十年前Acram星球的三个卫星被摧毁后留下的碎片。”Drongo说,“所以一直都有陨石雨落到行星表面上。”




“谁会住在那种地方?”Rhodey问。




“没人。”Drongo说,“Acram上的人们几百年前就离开了他们的星球。那个星系的恒星此时已是一片星云,很快就只会是颗白矮星了,而行星上过于寒冷的气候会令剩余的植物和动物都无法生存。”




“将死的恒星和将死的行星。”Steve点了点头,“为什么他者会在这里?这里对军队来说可不是个好基地。”




“它确实不是。恐怕有什么更糟的在等着我们。”Drongo说。




他们减速下来开始降落,Drongo一见到他们抵达的地方,脸色就变得严峻。他们并不处在天炉星系范围内了,但他们没离得太远,Drongo仍旧对这片区域知晓一二。仅仅瞟一眼那片星云,他就认出来了。




“还有什么能比一支军队更糟?”Juyu问。她的语调中有些怀疑,但大部分是忧虑,因为Drongo从不随口乱说。




“Acram人曾被认为是一支恐怖的力量。”Drongo说,“据说唯一能与他们庞大的舰队相抗衡的,就是他们用整个星球构建出的堡垒。他们的技术使他们足以派出所有的武力奔赴远方战场,而后方的城市则由机器所保卫安全。”




“我真的不喜欢这走向。”Bruce轻声评论道。Tony也有同感。




“那些人现在可能已经离去,留下他们的城市死寂如坟,但如果他者找到了办法重启他们所有的武器和机械,那么……”他没有说下去。他无需说完,所有人都已明白。




有那么一段时间他们都陷入了沉默,思索着如何措辞。




“如果我们就这么飞到近前,我们甚至还没到达地面就会被大卸八块。”Steve说。




“有可能。”Drongo说,“我无从得知这颗星球上有多少防卫装置在运行,因为已经过了太多年了,但这一定是他者选择这个星球的原因。”




“这么先进的技术,它们很可能在很大程度上能自行维持,”Tony说,“也许一切都能运行。”




“而这些家伙就这样把它们全扔下跑了?”Bucky问。




“我知晓的技术中没有任何一种可以停下一颗恒星毁灭的脚步,又或者保护行星不被其吞噬。”Drongo说,“而他们在此处建造的一切,也能在别处再次建起。他们想要保全他们自己,而不是机器。”




“如果那些机器是用来保护这颗星球的,那么他者又如何能被允许降落?”Thor问,“如果这星球难逃厄运,他在此处又能获得些什么?”




“也许他想要拿走那些武器。”Bruce猜测,“他也想从Tony身上得到这个,对吧?武器。他的军队一批批地被摧毁,所以他想要更好的。如果他找到办法启动并且控制这星球上的东西,那么他正好就得到了他想要的。”




“那不重要,因为他不会从这里活着离开。”Tony无比确信地说。




“所以……你的哥们儿们什么时候过来?”Bucky看着Drongo问道。




“Caiera会来的。”Drongo坚决地说。没人跟他争论。




“Stark,我们要做什么?”Bee问。




Tony想了想他一直不曾消减下去的头疼,同时看着JARVIS对星球扫描的百分比不断增加。他们在搜寻着他者的船只。那船大得从太空中就能发现,只要他们搜查得足够仔细。Hatchet的咒语就像个巨大的霓虹箭头一样指着这地方,现在他们只需要找到确切的地点。一旦他们确定地方,他们就需要抵达星球表面,穿过这里有的一切防守。




Rhodey的脸上挂着种沉思的表情,但随着时间一秒秒过去,Tony又一言不发,那表情逐渐转成了担忧。




“你又想要用你的头脑黑客技术了,是不是?”他问。




“我不认为你的身体好得足以支撑。”Drongo马上说道。




Cap立刻皱紧了眉,Bruce摆出他那张不开心的脸,而Juyu已经张开了嘴准备抗议。




“相不相信都好,”Tony大声喊道,瞬间让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我没那么打算。但如果没有其他办法的话,我也不是不会去试。”没有必要否认。




“所以你在想什么?”Hatchet问。他脸上不存有忧虑,相比起令人烦恼那更令人心安。Hatchet已经进入了他“别废话”的无情状态,鉴于他们此刻已经如此接近了。他就是那么的有效率,而比起单纯的担心,他们此刻真的更需要这个,尤其考虑到Tony上一个计划是多么疯狂。




“我会直接飞进去。”他简单地说。








当其他人意识到“直接飞进去”的意思是指他穿着盔甲,独自一人飞入太空,接着试图进入大气层,在着陆时不被炮火击毙或者烧成灰……好吧,他们不怎么开心。




Tony把MARK火鸟II设计得可以应对寒冷,以及更重要的是,应对太空中的真空状态。而且,即使他没有机会测试,进入到大气层里应该也不是问题。他相信自己的技术,所以他并不担心那些问题。但星球上的防守则是另一回事。




“听着,他们显然将防守设施设计成对抗敌对舰船的,而不是一个穿着盔甲的家伙。我很可能都不会被他们的扫描捕捉到。”




“很可能。”在Tony戴好头盔时Rhodey怀疑地重复了一遍。Rhodey是唯一一个还在争论的,其他人早就放弃了,又或者根本没试图去拦住他。一等JARVIS的扫描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他就穿起了盔甲。




“相信我,好吗?”Tony问。




“别被杀了,你这混蛋疯子。”Rhodey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他将手按在Tony穿着铠甲的肩上,“一旦可以行动了,我们就会在你身后。”




“我知道你们会的。”Tony对他说。




“Rhodes上校,您需要离开气闸室了。”JARVIS警告道。




“祝你好运。”Rhodey在离开时说。门在他身后立刻关闭,只剩Tony一人。他深深吸了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




“准备就绪。”Drongo通过通讯说道。等Tony离太远的时候,他们可能会失去连接,但他不担心那个。即使没有Tony,他们也都能保护好自己。




“允许起飞。”Tony说,“一旦可以安全靠近,我就会通知你们。”




“别在我到那儿前就把他者杀掉了。”Hatchet警告道。




“可没法跟你保证什么。”Tony回道。他不是唯一一个急于要把那个渣滓撕成碎片的人,但如果他能第一个抓到那混蛋,他才不会花时间等谁。也许会等Loki,他会等Loki到来,让他完成他的复仇。




“我已开启压力转换。”JARVIS汇报道。Tony没有留心听细节部分。他可以在HUD里看到那些数据,但他的全副心神都专注在一件事上——完好无缺地抵达Acram并且找到Loki。




气闸门开启的一瞬间,他感觉太空从没有如此近过。之前在钢铁法师里用DNI飞行时,那几乎就像是在盔甲中飞行一样,但他一直都意识到自己的双脚稳稳踩在地板上,又或是双手停在控制台上,不论他的意识沉得多深。而此刻这是另外一回事。若是在其他时候他会花时间去好好享受一番——Loki在通讯另一边,在船上等着他回去,对Tony胆大愚蠢的行为又爱又气的时候。




这次他没有浪费任何时间在享受无阻力飞行上。只需在推进器中加入如此小的力,他就能快速地冲破宇宙,而加速是如此轻松,因为他不用负起自身重量又或是对抗重力,而他没有时间去感受这种飞行带来的意乱神迷。迟些,他会享受这些的。迟些他会大笑或是欢呼,或是对着Loki的无奈长叹报以坏笑。




迟些,他会找时间去想想“火鸟”这名字有多适合,因为当他触及大气层的时候他将燃烧得像个彗星一般。一团快如闪电的高热闪亮的金属。




“我们已经抵达小行星带,Sir。”JARVIS警告道。Tony用肉眼都能看得很清楚。他需要减速,因为他的神经反射还没好到能用之前的速度来行动。他只看见零星几个大的陨石能给Aurelion号造成严重损伤,Drongo很容易就能避开它们。那让人松了口气,因为他们真的不需要更多的问题了。




“有任何Acram防卫的迹象吗?”他问。




“还没有,Sir。”JARVIS回答道。




“保持警惕。”Tony警告道,同时旋转着避开又一批陨石。他能感到一些石块在敲击盔甲,但HUD中没有闪起任何警告,所以它们并没造成任何损害。有时候他真的爱死了alyndor。




随着他越来越靠近那颗星球,那些较大的主要在轨道上绕行的陨石都被他留在了身后,而那些此刻环绕在他周围的则正在坠落,被引力拉向星球。




“我们已抵达热气层,Sir。”JARVIS报告道,“仍旧没有敌对活动的迹象。”




Tony很清楚听到这话也不能放松,他既不愚蠢也不单纯,他也不会被引诱到一种安全的假象中。




突然间他不得不拧身躲避,一个跟他的头一般大的陨石飞过了他,就在他眼前猛地燃烧起来。




“喔哦,操!”他咒骂着看着身边的碎石全都燃烧起来,只有几块能在下落的过程中仍保持完整。




“我们已抵达——”




“中间层,是啊我从那块烧着飞速超过我的大石头上看出来了,谢谢,JARVIS。”Tony说。




“那么您也应该很清楚该在我们进入平流层之前减速。”JARVIS对他说。




“我当然知道了。”Tony说着放慢了些速度,因为他不想在正式开战前就损坏任何东西。他的HUD一直显示着盔甲外界的气温,但它从没有上升到危险的程度。




“超级完美。”他允许自己骄傲那么一阵子。




“几乎不可思议,如果我能这么说的话,Sir。”JARVIS评价道。




“别试图对它进行数据分析,”Tony说,“这是Loki的魔法。”




Loki同意了他把下一套盔甲做得适用于太空飞行的计划。Tony拒绝在他第一套alyndor盔甲上安置任何咒语,但这次当Loki挑起主胸甲,朝他眨眼的时候,Tony没法说不。Loki发誓在金属上的魔法不会对盔甲的电子或者他的弧反应堆造成任何影响。当然了他是对的。




一想起Loki,怒火就再次在他的胸腔中翻涌起来,他加快了速度,燃烧的陨石在他身边呼啸飞过。他远远就能看见它们中大多数都砸入了地面。大型的陨石坑分布在地表到处,显然是由比他周围坠落着的那些更大的陨石所造成的。天空不像地球上的那么蓝,而是更黑,染着点红和紫,那些Tony只在日落的时候见过的颜色。不论他朝何处望去,陨石雨都清晰可见,但覆盖着大部分天空的当然是星云本身。同样,如果是其他的日子,他也许会享受这幅景色。但这次他完全忽视了那些跳动的色彩。




“也许那些陨石搞定了星球上大部分的防御装置。”Tony沉思道,看着一些陨石砸向地面。




那当然好得不可能是真的。HUD突然闪烁起红色警报,他迅速朝右边急转,什么东西在他片刻前停留的地方爆开来,焚化了几颗离得太近的陨石。




“JARVIS,追踪。”他命令道,同时在余光里看着JARVIS扫描星球表面。Tony每过几秒钟就改变一次路线,不想被预测出行动。他可不会是个容易锁定的目标。




过了一会后JARVIS在地面上标出了每一个能被列为是“活跃中”和“敌对”的东西。




“空中防御?”Tony问。




“检测到空中防御,Sir。”JARVIS确定道,“您有极大可能也被瞄准了。”




Tony看着不远处一些陨石再次被隐形的攻击炸飞。他倒是乐得去搞清楚这些是何种武器,但他有其他重要的事去做。




“但他们不能很好地追踪我,”他说,“是我太快了吗?”




“太小了,显然。”JARVIS一边说,Tony一边再次改变方向,以之字形朝地面飞去。他爱死自己是对的时候了。没人料到要去应对一个穿着套武器化的飞行盔甲的人。




“那让我们把它们都炸飞吧。”他决定道。








不论有些技术如何与众不同,对空武器总归要建得非常相似。Tony知道的。你要么需要一把机枪要么是某种导弹。当你自身留在地面而你想要摧毁空中的什么东西时,没太多选项可选。这次是机枪,虽然用的不是子弹,但它们也足够相似了,而且当然庞大到能被发现,即使是从很远的地方看去。




它们看起来很是老旧。Tony看到的大多数都被苔藓地衣所覆盖,而其他的植被则在它们周围卷曲缠绕。但它们都没有生锈或是破损,只不过是显然被留在这儿很长一段时间了。几个世纪之久,如果Drongo没说错的话。Tony没法不感到震撼,如果这些武器在被弃之不顾如此多年后仍旧运行得如此良好,那么这些建造武器的人真的懂自己在干什么。而摧毁它们几乎令人感到可惜。




一开始他计划在地面降落,因为如果他靠得太近的话它们就没法朝他射击,但当他靠得足够近时,HUD上就开始闪烁起越来越多的红色目标点和警告。




“操,这些都是什么?”他问。




“有一些是炮塔,Sir。”JARVIS说,“还有别的东西在接近中,事实上,是好几个东西。”




“在哪?”Tony一边问一边转身仔细看去。




“极可能是武装车辆,Sir。”JARVIS说。




“我需要后援。”Tony看着它们的数量低语道。




“我相信您的后援非常渴望加入战场。”JARVIS说。




“没错。瞄准区域范围内的对空机枪,”Tony指示道,“然后给我找出弱点,如果你能的话。”




“我将尽我所能,Sir。”JARVIS确定道。Tony想要远离炮塔和接近中的车辆,而又不至于飞得太高又被对空机枪锁定。那不是个轻松活。




幸运的是,没过多久他的HUD就开始显示出最适合射击的地点。




“我都不知道没有你我怎么活下去,JARVIS。”Tony一边说着一边让掌心炮闪烁着活跃起来。




“那确实是个谜,Sir。”JARVIS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我们跟Aurelion的连接如何?”他问。




“足以传输数据给舰船主机,但我不建议现在就使用实时音频视频信号。”JARVIS说。




Tony看着火光是如何从被他射中的机枪上爆开来,它长长的枪筒破裂开,缓慢地跌落下去摔在地上,卷起一片巨大的尘土。




“我需要击落多少机枪才能让他们安全靠近?”Tony问。




“根据我的计算,至少是在半径五英里内的所有机枪。”JARVIS在片刻的沉默后说。




“那就是三十平方英里的范围,有多少对空机枪在里面?”Tony问。




“至此我数出了至少二十架,Sir。”JARVIS说,“但我无法确认它们是否全都可以运行。”Tony又想咒骂又想欢呼,他终于有了些什么可以去摧毁。




“他者的船只?”他一边飞向下一架对空机枪一边问道。




“它没有移动,但它看来是位于一个防护罩后,Sir。”JARVIS说,“除了它的位置外我无法收集更多的信息。”




“这已经很足够了。”Tony说着瞄准下一组机枪。他者可以藏在他的船里,躲于他建的随便什么防护之后,但他不会逃脱,不会从这里逃掉,这一次不会。








他把每一组被摧毁的机枪看作是离Loki更近的一步。他数着有多少机枪被他炸飞,数着多少炮台被他摧毁或是重伤。他无视了那些坦克,因为如果他开始朝所有冲他奔来的东西射击,那他就永远都不能靠近他者的船了。




“那是第21个,JARVIS。”他语音落时,又一组机枪被火焰吞没。不论这些武器用的是什么技术,它们显然没有很好地应对他的掌心炮射击。“还有多少?”




“还有一个,Sir。”JARVIS说道,而位置已经在他的HUD上显示出来。




“告诉Drongo他们可以开始降落了。”Tony指示道,“但还是警告他这一切。Rhodey该尽早跳出来,Thor也是。他们需要集中火力在这些坦克上。女孩们该等一等,我们还有这么多炮台仍在运作时,她们就别飞了。”




“还有其他指示吗,Sir?”JARVIS问。




“对了,他们该把坦克和炮台都留给Thor和Rhodey,然后立刻朝他者的船出发。我们不能被拦在这里。还有,一等Rhodey靠近就立刻接通他的连线。”




“好的,Sir。”JARVIS确认道,同时Tony瞄准最后一组机枪。那蓝白色的火焰从它的身上炸开的画面很是好看。




他想要先等Aurelion靠近后再朝他者的舰船前进,于是他只是慢慢地朝那边飞去。他在躲避一些身边飞过的较小陨石时,顺便还击毁了几座朝他射击的炮台。




“区域内的动作看来是在增加,Sir。”JARVIS汇报道,并且将数据显示在HUD上。




“活人?”即使有些怀疑,Tony还是问道。




“不,Sir。”JARVIS回答,“那很有可能是更多的机械装置被启动。另外,在他者的舰船后面有一座城市。至今没有任何能量信号从那片区域传来,这也是它直到现在才被我扫描出来的原因。”




“也许他有人在那边,控制情况。”Tony猜测。比起他者可以在舰船里掌控一切来说,这种猜测似乎更合情合理。




“告诉队长,”Tony说,“他应该带上Bucky、Juyu和Bee靠近来,安静地潜入,跑到他后面去。如果他者在那里有任何士兵,他们就把那些人拿下。我们剩下的人可以搞定那些大枪炮还有这地方朝我们射击的东西。”




“所以我们需要把它们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对吗?”Rhodey的声音突然间传了过来。Tony吓了一跳。




“下次给点小提示,JARVIS。”他说,“还有没错,我们有真正的火力和肌肉大块头。他们绝对该把注意力放在我们身上,同时队长和其他人绕到他们后方去。”




“听起来是个计划。”Rhodey同意道,“预计到达时间,两分钟。”




Tony花了片刻才意识到他突然看不到像之前那么多的陨石雨了,是因为他们上方有乌云聚集。远处响起的雷声则更加明显。




“对了,Thor就在我后面。”Rhodey不必要地又加了一句。




“很好,JARVIS,如果他有开启的通讯器的话,把他接过来。”Tony一边下达着指令一边两手举起,朝一座一直冲他射击的炮台开启掌心炮。那不足以完全摧毁它,但它暂时停下了射击。Tony利用这额外的时机朝它射了更强的一击,将它轰成碎片。




“Thor,地面上有坦克,”Tony说,“那些小小的正在移动的——”




“我知道什么是坦克,钢铁侠。”Thor打断他道。




“太好了,搞定它们。我们的船需要降落并且安全地停在地面。等Drongo和Bruce到了后它们会帮助你的。”




“我想我一人就能对付它们。”Thor回答。




“是啊,去收拾它们吧,大家伙。”Tony鼓劲道,“Rhodey,侦查这片区域,瞄准炮塔。有一些藏在大量的下层丛林里,所以注意着点。”




“没问题,Tony。”Rhodey确认道,“你要做什么?”




“他者在他的船周围设了一层防护罩,”Tony说,“看起来这像是他最近最爱做的事了。我要想办法把它解除掉。”




“那我呢?”Hatchet问道。也就是说Aurelion此刻已经离得足够近了。




“你反正是要到他者的船这边来的,不论我说什么。”Tony说,“但幸运的是,这正是我要你做的。他用在地球上的防护罩融合了魔法和科技,所以你要帮我把这个给拿下来。”




“我和他一起过来。”Drongo宣布道。他的语气坚决,让Tony知道没有任何转圜余地。




“好吧,就尽快赶过来。”Tony对他们说。




“如果你没法把防护罩解除呢?”Steve问,“在地球上时你需要更多的助力。”




“这不一样,”Hatchet在Tony能回答前就说,“这连感觉起来都不一样,更生动,更少的技术,更多的魔法。我甚至从这么远都能感觉到它,那就像是张网,从舰船扩展开来渗入周遭一切。”




“一切?你是说也渗入了这些机器里?”Tony问。




“那就是他的办法吗?他重启所有这一切的办法?”Juyu立刻追问道。




“我不确定。”Hatchet说,“等我和任何这些机械面对面时,我就会知道了。”




“我一直觉得魔法和科学应该是完全对立的。”Bucky说,“所以他妈的怎么回事?”




“那是人类的理解。在九界中这二者同一。”Thor说。此刻他周围的风并不那么强劲,所以他一定是已经降落了。而那击打金属的嘎吱声和爆炸声,甚至从通讯这边他都能听到,所以Thor大概已经开始清理地面上的坦克。




Tony终于能看到他者的船了。他甚至看到了他用钢铁法师在它侧边撞出的大洞,他者没有时间修复它。而它身周的防护罩也同样可见,那是个闪烁着的金色圆球,跟覆盖住圣地亚哥的那个不同。他的HUD已经显示着JARVIS能扫描出的所有数据。能量信号几乎和那些机枪,炮台和坦克上发出的完全相同,而跟较远处的城市传来的能量则一模一样。




“哦操,”Tony长呼一口气,他意识到了,“他来这不是要夺走那些武器的,”他对所有人说道,“这是个测试!”




“测试什么?”Rhodey问。




“更多的魔法,更少的技术。”Tony重复着Hatchet的词语,“Juyu是对的,那就是他重启这地方的办法。不论那是什么,他都把那东西藏在了船上,他在用它控制这里的一切。这是个测试!他在用魔法控制机械。如果他知道如何那么做的话——”




“他就有办法将我们的技术转而对付我们自己。”队长说完了他的话。




“我不仅仅是说地球!”Tony继续道。他的声音充满着疯狂,甚至从他自己的耳中听来都太过响亮。“没错,我们也会完蛋,但有上千个比我们还先进的星球,更别说九界和Asgard!”




“但他之前为什么没有用这个来对付我们?”队长问。




“也许我们那时是第一次测试。”Bruce说道。




“又或者他那时仍需要些什么来实现这个。”Hatchet的声音更轻。没有人回应任何话。“魔法,Stark。”精灵继续道,他的声音开始急恼,“不论你怎么想,它都不是独自存在的。没有‘魔法’是就悬浮在空中、任你汲取的。不论是宇宙能量,又或者是生命树之能,总有人得给这种原生能量带来生命。而那不会是随便什么人,当它像这样大范围发生的时候,不会是随便什么人……而你可以打赌这不是他者自己。”




Tony太过震惊,以至于无法立刻就回应什么。他的思维既在消化这件事,又在抵触着它。




“Loki。”Thor在Tony能够找回自己的声音前开口了,“他需要的是Loki。”





评论

热度(80)

©J_Tribble_Ki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