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霜铁互攻]Bend Around the Wind 第九十一章

BAtW里我翻的最后一章,希望作者太太再开Frostiron新文嗷,佳文不可多得呀,只好追着钟意的太太啃。

BendAroundtheWind:

第九十一章 信任的力量

  
   

译者:草菇

   

校修:小云

   
  
  

 

  

剩下的原材料只够Hatchet再发动两次定位咒语了,上一次施咒让他们得知Loki仍在他者的船上,而船仍在航行。Hatchet简直无法用语言描述当得知Loki还活着时他是怎样倍感宽慰。但如果他们这时已经到了目的地就更好了。他怕的是当材料用尽的时候他们还在移动,那他就没办法再次找到Loki了。这念头让他的胃翻腾起来,因充满紧张和恐惧而变得沉重。

  

 

  

魔法在他皮肤下面绷紧,持续地颤栗搏动着,使他的手愈加频繁地发颤。Loki不在这里,不能帮他以非暴力的方式处理掉过多的能量,定位咒语也远远不够消耗那些能量,他知道自己需要释放魔法做些别的什么,来多少缓解点身上的压力。但他害怕不管他本意如何,他的魔法都会因为他自身的愤怒和焦虑变得暴烈。傻子才会把飞船和全部乘客暴露在难以驾驭的魔力释放下。

  

 

  

不像钢铁法师,新船的船舱内部明显是匆忙之中拼凑而成,而不是有意地为长期容纳多人而搭构。他们没有单独的房间,只在整艘船内隔出来的一个较大区域的两侧各摆有两排床。没人在乎这个,这儿的一切都是因必需才存在,而不是为了舒适。一切都是新的,但没有多加布置,简易得令人难以置信。

  

 

  

尽管缺乏私人空间,Hatchet却觉得自己仿佛孤身一人,他坐在床上,脚踩着地,肘部放在膝盖上。他的脾气更差了,甚至Juyu都放弃了与他进行任何形式的谈话。其他人更是连试都不试,因为他们知道只会得到刺耳的话来回应他们的烦扰。

  

 

  

然而还有Thor,Hatchet之前从不知道他还能这么烦人。他就是有待在近旁就能把Hatchet的魔法激怒到暴走的本事。他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使他如此恼怒,也不想去彻查清楚,因为他其实并不需要原因。任何人任何事都令他烦躁,他的魔法也因此紊乱不安,让他即使想休息也高度戒备,想放松也精神紧绷,想睡觉也无法入眠。他的魔法在皮肤下令他痛苦地烧灼、振荡着,使他本就坏透了的情绪变得更糟。因此当然船上的每个人都离他远远的。除了Thor。

  

 

  

Hatchet更希望雷电之人能就一直和他的复仇者同伴们待在一起,但事与愿违,不知为什么Thor就是坚持要时不时来陪下Hatchet,就好像这样做有可能让情况好转似的。

  

 

  

所以当Thor再一次仿照他的姿势在前方相邻的床上坐下时,Hatchet拿出他最恶毒的凝视,抬头冷冷地盯着阿萨神族。Thor疲惫地叹了口气作为回应,指着Hatchet的脸。

  

 

  

“我没法肯定这表情是你从Loki那里学来的还是他从你那里学来的。”他说。

  

 

  

Hatchet眯起眼睛。

  

 

  

“你想干什么,Odinson?”他问。

  

 

  

Thor叹气,“你这样说,好像聊几句就大大冒犯了你似的。”

  

 

  

“如果你以为我们现在突然成为了伙伴……或朋友,那你就大错特错了。”Hatchet对他说。“把你的话省省吧,去你战友那儿说。”他补充道,点头示意正低声谈话的Steve和Bucky。

  

 

  

Thor揉着眉头思索如何回答,但Hatchet的耐心已经用光了。不管Thor这次是想做什么,他可没有心情应付。

  

 

  

“你想要什么?”他直截了当地问。

  

 

  

“为什么我必须有所企图?我只是试着……”

  

 

  

“试着做什么?我不需要你尝试做任何事。我不喜欢你,大多数时间里我都难以忍受你。所以在我把你的头发全烧焦前,别再来我眼前晃悠了行吗?”

  

 

  

他的声音很低,这话几乎是呲着牙说出来的,他的魔法在指尖闪着紫罗兰色的光芒。Thor只是对他皱了皱眉。

  

 

  

“我以为过了这么久,至少此刻我们可以相互理解,我们有共同的目标,共同的敌人,甚至正被同一种感情所侵扰。”

  

 

  

“我们不……那一样。”Hatchet低声嘶吼道,“别擅自以为我们的感受是相同的!”

  

 

  

他提高了声音,可能其他人也听到了,但他不在乎,Thor和他那自以为是的推测,还有他对友情的需求,都滚一边去吧,Hatchet可不是Asgard那些和他一起泡妞的酒友。

  

 

  

Thor的脸终于沉下来,但不是Hatchet所预料的那种暴怒。

  

 

  

“也许不是,但是不要以为只有你有这种痛苦。”他声音低沉地说,“别表现得好像你是唯一有这样感受的,你没有这个权利。”

  

 

  

Hatchet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在单纯咆哮一番和做些更恶劣的报复间游移不定。但突然间他完全失去了斗意,为什么非得浪费口舌呢?Thor想些什么重要吗?Hatchet有其他事需要担心。从第一天开始,每次都一样,他一把思绪移回Loki身上,就发现争吵毫无意义。

  

 

  

“你想要什么,Thor?”他再次问道,这次是语气平静地问。此刻他全无怒意。

  

 

  

“不管你信不信,我是在关心你的状态。但我不该多此一举的。”Thor板着脸回答,再次站起身来。

  

 

  

Hatchet想管住自己的舌头就这样让他走开,但他没能成功。

  

 

  

“坐下来说说你的想法吧。”他说,“你应该能更好地对付比这更伤人的话的。”这话可能谈不上多么友好,但这是他基于此刻的精神状态唯一能做出的善意表示了。

  

 

  

Thor沉默地站了一会儿,思索着,明显还没有决定好是否要离开。最后他又坐了下来。

  

 

  

“你比Loki还要惹人恼火。”他说道,其实该说是抱怨道。Hatchet疲惫地笑了,“谢谢。”

  

 

  

Thor决定忽略这句。

  

 

  

雷电之人静静地在床上坐了很久,Hatchet无意打破他们之间的沉默。他知道Thor在准备着要讲的话,所以他等待着,几乎要为那是什么而好奇了。

  

 

  

“我很担心Loki,”Thor稍后说,就好像有谁不知道似的,“当然担心他的生命安危,但我更担心的是他神智的健全。”

  

 

  

Hatchet摇了摇头,但Thor在他开口前继续说了下去。

  

 

  

“他遭受了那么多。”Thor说,“他在那些恶棍手里被反复折磨,而这次他又落到他们手里……”

  

 

  

“Loki很坚强,比你想象的坚强得多。”Hatchet说。

  

 

  

“我知道他有多坚强。”Thor瞟了他一眼,“我毫不怀疑,其他人的话可能早已无法挽救了,大多数人经受这些后失去的可能已经不仅是神智,连灵魂也没了,而他不会,只是……”

  

 

  

“世间万物总有崩毁的时候?”Hatchet总结道,把这留作为一个问题。这就像是一条自然法则,不管你在压力下承受得多好,最终还是会垮掉,变得支离破碎。

  

 

  

Thor点头,“我曾经相信他已经没救了。”他静静承认,“我没剩多少希望。”

  

 

  

“你现在又再次丧失希望了吗?”

  

 

  

“我害怕当我们最终找到他时面对的会是什么。”Thor说。

  

 

  

“我不这么想。”Hatchet说,“Loki就是Loki,我不关心其他的,我只要……他只需要活着就够了。只有一件事对我重要,那就是他活着。”

  

 

  

他们都沉默了很久,Hatchet话音刚落,就立刻开始试着再次控制住自己,他真的是频临崩溃了,才会在Thor和众人面前说出那样的话来。

  

 

  

“我欠你一个道歉。”Thor过了一会儿说道。

  

 

  

“为了什么?”Hatchet问,试着听起来比实际上更镇静些。

  

 

  

“为这么多年来看低你们的关系道歉。”Thor说,“我之前从未相信你对Loki真的有那么重要,现在知道自己大错特错,我为这无知而后悔,我向你道歉。”

  

 

  

Hatchet本想发火,对这些话嗤之以鼻,掷到脑后。但是那火气出来却变了样,变成一种完全不同的声音,听起来虚弱而将近窒息。

  

 

  

“啊,但是你也没错。”他说,将自己的指尖对接,湮灭了手周围的火花。Thor对他皱起眉头。“现在说这话不错,但并不一直都是这样,我之前并没有那么重要。”

  

 

  

Thor张开嘴,可能想反驳,或是有其他话要说。但是Hatchet快速地继续说下去,摇了摇头让他沉默下来。

  

 

  

“他每年都只在Alfheim待两周或一个月。”Hatchet提醒Thor,“他渴望着Asgard不曾给予他的关注,而我慷慨地给了他。”他耸耸肩,“别过度解读。”

  

 

  

以这种方式回忆起他们的过往并不令人愉快,但是Hatchet不喜欢自欺欺人。

  

 

  

“他喜欢我的陪伴,喜欢我分享的知识,喜欢我的忠诚以及我给他的赞扬,但是那些从来只被局限在共度的短短几周里。我就像Frey的城堡,像宫廷里的法师,或者是野狼林。总是在他来访时等待着,而当他回到Asgard后便无足轻重。”

  

 

  

他并不是在苦涩地说着这些,因为这并没有什么好苦涩的。Hatchet喜爱那些他们彼此相伴的时刻,即使Loki身处远方时他也从他们的友谊中获益良多。也许在很多人眼里他一直是个讨厌鬼,被Alfheim的大多数精灵所看不起。但是他仍然被以礼相待,只因他是Loki的朋友。当然现在一切都不同了,但人不应该总沉湎于过去,幻想着不曾存在过的事。

  

 

  

Thor似乎仍然不赞同。

  

 

  

“我可能对很多事情都视而不见。”他说,“但我确信自己知晓你对我兄弟的意义有多重大。如果你认为当Loki回到Asgard时就会把你忘掉,那你可真是个傻瓜。”

  

 

  

这些话充满善意,想要消除他的疑虑,但……他抬头看向Thor,在他再次说话之前对上他的目光。

  

 

  

“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眼睁睁地看着你紧抓着的东西从指间溜走?”他问。Thor的脸色立刻黯淡下来,仿佛被阴影所笼罩。Hatchet知道是什么回忆占据了他的脑海,使他看起来如此失魂落魄,沉浸在很久之前的那一刻。

  

 

  

“知道。”他缓慢地说。

  

 

  

“起初,你们不再造访Alfheim。”Hatchet说,“我马上意识到那些日子要走到尽头了。”他继续说,再次吸引了Thor的全副心神。“有天彩虹桥映亮了天空,但是只有Frigga王后从光中踏出,一切就相当确定了。”

  

 

  

Hatchet记得她独自现身时的神情,簇拥在她左右的只有卫兵,没有她的儿子们。她像往常一样向她的哥哥微笑,为Thor和Loki的缺席而简单致歉,但她最终瞥向Hatchet时脸上却是别样的神情,就在那个时刻他确然知晓Loki不会再回来了。

  

 

  

“那之后的数十年里……”他开始说,忽又陷入沉默,摇了摇头。已经不再重要了,那些日子都早已过去。

  

 

  

“你那时生气吗?”Thor问,听起来竟突然间年幼许多。

  

 

  

“对Loki吗?”Hatchet反问。然后他叹了口气,再次摇了摇头。“不,命运女神在上,我从未真的生过那小子的气。”

  

 

  

他为这话多么真实而真切地微笑起来。有一阵子他确实特别恼火,但从未真正动怒。如果那些年中Loki突然再次现身在Alfheim,Hatchet虽将会对他略有微词,但还会一如既往地带着微笑欢迎他。他将会慷慨给予他关注和赞扬,讲解教导,分享故事,斗嘴打趣,传授智慧,就像往常一样。实际上他最终在Dalekanium的拥挤街道上找到他后也是这么做的。从来没有怒气,有的只是欣喜。

  

 

  

“他的离开不是你的错。”Thor说。

  

 

  

Hatchet对此再清楚不过。

  

 

  

“Hatchet,Thor!”Juyu叫道,他们都转过头看向她。

  

 

  

“Stark和Drongo想见你们。”她说,示意他们跟上。

  

 

  

Hatchet现在才注意到Steve和Bucky也不见了,所有人现在应该都集中在控制室里。Thor先站起来,Hatchet紧随其后,挺直了脊背的同时立刻摇头将愁思挥去。Juyu看他的样子让他明白他谁都没能瞒过,但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等待Hatchet跟上来后走在他身边。

  

 

  


  

他们进来的时候,一幅全息星位图铺展在控制室中,只比Hatchet用来发动第一次定位咒语的那一张略小一点。所有人都聚在Stark和Drongo周围。Bee, Rhodey和Bruce 站得近些,Steve和Bucky靠墙站着,Thor也过去加入了他们。Juyu和Hatchet走向Stark。

  

 

  

Stark看起来和Hatchet一样疲惫,不过因为他是个人类,黑眼圈和苍白的面色更明显些。他被大家强制按着睡了几次,但是从未久躺。是Hatchet在他脸上读到的那种决心在支撑着他,他完全不像个随时都会倒下的人,恰恰相反,他看起来和以往一样强壮而坚毅。

  

 

  

“所以,怎么回事?”Hatchet问。Stark皱着眉,表情中除了Hatchet所预期的担心和焦虑之外还有些别的东西。

  

 

  

Drongo伸手指了指巨大星位图上的某个位置。

  

 

  

“Stark和我发生了分歧,尽管我理解他的理由,还是坚持让你们知晓事态为好。”他说。“这是我们目前所在的位置。”他继续说,手指停在空中。“这是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他走开几步,指着另一个区域说。

  

 

  

“而这里,”他说,指着离他们当前目的地不远处的一片椭圆形的星群,“是天炉座星系。”

  

 

  

“Drongo的母星Sakaar就在那儿。”Bruce帮不知情者补充道。

  

 

  

“好吧,所以这和我们目前的情况有什么关系?”Rhodey问。

  

 

  

“Loki和Stark帮过我族人的大忙。”Drongo说,“在这种危难时刻,我的兄弟姐妹们会毫不犹豫地反过来帮助我们。”

  

 

  

“你想让我们绕路。”Hatchet说,“我们没时间可以浪费在这上面。”

  

 

  

“我就是这么说的。”Stark马上说。

  

 

  

“我的朋友们。”Drongo平静地说,“我们都深深地担心着Loki,但是我们不知道有多少敌人正等着我们,他者攻击地球的时候可能是单枪匹马,但是现在他可能已经回到主人手下,坐拥军队。我们完全没法得知。”

  

 

  

“我们已经远远落后于他们。”Hatchet说,“我只能再发动两个定位咒语,如果我们这样闲逛让他们趁机溜走……”

  

 

  

“我们不会耽搁的。”Drongo说,“我们不用在Sakaar着陆,只需要靠近些,让我能够和我的族人递送消息就可以了。”

  

 

  

“听起来很合理。”Steve说。

  

 

  

“但是我们没有时间!”Stark说,几乎在喊叫,“我们来得可能已经很迟了!我们不能再冒险被甩得更远。”

  

 

  

“那么要是我们还没能接近他者就被他们干掉了怎么办呢?”Bucky突然离开墙边,问道,“如果我们及时赶到了那儿,但是没法对付他们所有人,因为对方实在人数太多,而我们没有后援,那时候怎么办?”

  

 

  

“如果你不想冒这个险,你当时就不该跟来。”Stark厉声对他说。

  

 

  

“我们都对风险心知肚明,Tony。”Steve说,“我们都接受了,并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来。我们离开地球的时候别无选择,没法带上更多的人,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我们怎么知道他们是否能帮助我们呢?”Juyu问,“上次我们去那里的时候赤红之王还在位。”

  

 

  

“已经过去几年了。”Drongo说,“一旦孩子们安全了,Carreira毫无疑问就会立刻出击。赤红之王已经死了,我对此十分确信。”

  

 

  

“你也确信无疑他们愿意提供帮助吗?”Rhodey问。Stark看向他,像是被背叛了似的。但是Rhodey举起一只手让他安静下来,等待着Drongo的回答。

  

 

  

“你一定知道当我和Loki在我的母星上初次碰面时,他不仅仅是救了我的命。船员们不仅迎纳了我,还拯救了无数的无辜生命。”他起先是看着Stark说,然后转头看向Bee和Juyu,向他们点头示意。“他们所做的事确保我们胜利推翻了残暴的赤红之王。”

  

 

  

“Loki是那个坚持要我们帮助你们的人。”Bee补充道。

  

 

  

“Carreira非常乐意帮助我们族人的朋友,不仅仅是Loki,还有Stark,Juyu和Bee也是。暗影族不会忘记那些支持帮助过我们的人。”

  

 

  

“Loki……”Hatchet开口。

  

 

  

“他者不会杀了我的兄弟。”Thor出声打断了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你自己说的。”

  

 

  

“你愿意冒这个险吗?”Stark问他,“如果我们到那儿时已经太迟了怎么办,嗯?因为这事而到得太晚!”

  

 

  

“如果我们是因为没有冒这个险,所以才无法救回他呢?”Thor反问,“我的兄弟非常坚强。”

  

 

  

“他会受更久的折磨!这也不重要吗?”Hatchet问。

  

 

  

“我相信你们会同意这一点:Loki宁愿受更多折磨也不想看见你们中任何一个死去。”

  

 

  

“啊,去你妈的!”Hatchet诅咒道,握紧了拳来控制住他自己的魔法。它已经危险地搏动至临界。

  

 

  

“我们到底是要绕多远的路?”Bruce问。

  

 

  

“取决于他者接下来要去哪儿。”Drongo说,“我们重设航道前要先看看他们在往哪个方向走。”

  

 

  

“我仍然不同意这个主意。”Stark说。

  

 

  

“Tony,你要想清楚。”Rhodey说,“如果我们没法把他救出来,那么我们是否能及时到那儿都不再重要。”

  

 

  

“也许我们根本就不会遇到阻力。”Stark说。

  

 

  

“但也有可能遇到,我们不清楚。”Steve说,“他者在朝某个地方行进,回到他的巢穴,召集新一批军队,或是去灭霸本人那里。我们不清楚。不管我们喜不喜欢,他在这儿比我们有优势。如果去求援能够将局势扭转成对我方有利,增加我们击败他者救回Loki的几率。我们应该这么做。”

  

 

  

“Stark,这要不了多久。”Drongo说。

  

 

  

“好吧,该死,我们他妈来投个票。我和我的船员,不包括其他人。”Stark说,“我反对,Drongo同意,那么……”他举起手,催促示意Hatchet、Juyu和Bee做出答复,Hatchet完全保持沉默,所以Stark转而看着女孩们。

  

 

  

“我不同意。”Bee几乎立刻说道,“我认为我们足够强大,可以靠自己去追上Loki并把他救回来。”

  

 

  

Stark点点头,转身看向Juyu。

  

 

  

“我站在Drongo一边。”她深吸一口气说,“Loki会想要我们谨慎思考,而不是像疯子一样在炮火中冲锋。如果我们能得到额外的援助,我们就应该去利用,确保我们能够一劳永逸地解决他者。”

  

 

  

片刻的沉默,Hatchet能感觉到每个人的视线都移向他,即使他正忙于审视星位图上的天炉星系。

  

 

  

“Hatchet?”Stark问。

  

 

  

Hatchet终于转过来,每张脸都看向他。他本想站在Stark一边,真的很想这么做。然后他的

  

视线在Thor身上停留了片刻。他想诅咒,想发火,想破坏甚至杀死什么东西。他将会有机会这么做,这是明摆着的。只是时间问题还有Loki……

  

 

  

Loki很坚强,无比坚强。Loki会想要怎么做对他而言更加清楚了。

  

 

  

“去带上Drongo的人。”他说,“要快一点。”他马上转身离开,一个字也不想再多说,以防他改变主意,他心里某部分已经后悔这个决定了。

  

 

  

Loki很坚强。Loki不会想要他们只因为担心他而去犯傻。Loki会平安无事的,一定得是。他们会及时赶到,找到他,而他会安然无恙。

  

 

  

“Hatchet。”在一条通往休息区域的短走廊上,Thor从身后叫住了他。他停下来,但是没有转身。

  

 

  

“Stark有多生气?”也不知道为什么,Hatchet开口问道。

  

 

  

“他的担心使他盲目了。”Thor说,“但是他会改变航道让我们经过Sakaar星。”

  

 

  

如果Stark完全反对这主意,无论别人怎么说他都不可能会同意改变航道。但这念头并没有如Hatchet希望的让他更放心些。

  

 

  

“Hatchet,要对Loki有信心。”Thor在长久的沉默后说道。

  

 

  

“但是你刚刚才告诉我你害怕我们找到他时会面对什么。”Hatchet转过身,激动地做着手势,他的手又在颤抖了。

  

 

  

“是的,但是如果你们中任何一个在救他时丧了命,我会更加担心他的状况。”Thor说。

  

 

  

“世间万物总有崩毁的时候。”Hatchet静静地说。

  

 

  

“我曾经这么想。”Thor说,“我错了。金属会断折,坚石会碎裂,但是风不会,明火不会,Loki不会。”

  

 

  

如果是在其他时候,这该是由Hatchet说出的话。他再次转过身,手从上至下抹了把脸,又退回仍掺有几缕金色的发间,沮丧地揪紧了头发。

  

 

  

“如果我错了……”他静静地开口。

  

 

  

“你没有。”Thor坚决地说。

  

 

  

“情况今不同昔。”Hatchet说,“只是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我们一同经历的比以往还多得多,我们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亲密。”语句在他的唇间消失,他不得不深吸一口气才能继续开口说话。

  

 

  

“我不能……不能失去这些……失去他……不能在这个时候。”他设法开口,“不能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

  

 

  

Thor沉重的手掌落在他肩头时,Hatchet才留意到他的身体在自己魔法所带来的紧绷感下颤抖,他这时才开始真正意识到自己的情况有多糟。Thor手掌的重感并不像Loki的触碰,它不能让他的魔法立刻平静下来。但仍有一部分紧绷突然停止,然后退去,那种撼动着他骨头的震颤同样消退。过了片刻,甚至连他手掌的颤抖也停止了。

  

 

  

“我们不会失去他的。”Thor斩钉截铁地说。

  

 

  

这也许很愚蠢幼稚,但Hatchet愿意相信他,仅此一次。

  

 

  

 

  


 

评论

热度(82)

  1. J_Tribble_KirkBendAroundtheWind 转载了此文字
    BAtW里我翻的最后一章,希望作者太太再开Frostiron新文嗷,佳文不可多得呀不多得,只好追着钟...
  2. 铁皮屋顶上的猫BendAroundtheWind 转载了此文字
  3. manjingdanBendAroundtheWind 转载了此文字
©J_Tribble_Ki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