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霜铁互攻]Bend Around the Wind 第八十二章

BendAroundtheWind:

第八十二章:伤痕累累



译者:草菇


校对:關山如鐵



 


Bee的伤势很严重,但Loki能感觉到她的伤口正在愈合。他专注于自己手上的工作,不敢去细想在他离开期间发生了什么。狂暴的怒意缠绕着他,但他不得不将这怒火、成堆的问题与深深的担忧一并置之脑后,他不能让它们支配自己,他必须先行动起来。


 


Bee的呼吸刚变得稍稍明显些时,Stark和Juyu踉跄地回到房间。Hatchet挂在他们臂弯里,异常苍白,毫无动静。Loki的呼吸窒在喉咙里,心跳几乎停了片刻。Stark对上他视线那刻他几乎要站起来冲过去了。


 


“还有呼吸,他还有呼吸。”他急匆匆地安抚他,声音却饱含焦灼,眼神狂乱。Loki几乎动用了全部的自制力来避免自己向精灵奔过去。


 


“Drongo,让个路!要么就过来帮把手!”Stark咆哮道。他的声音总算使Drongo把视线从Bee身上勉强挪开,他此前一直僵立在床边凝视着她。他马上跪下来,轻而易举地从Stark和Juyu的手里接过Hatchet。


 


Loki的心脏仍然在胸腔里激烈地跳动。


 


“他的皮肤好冰。”Juyu说。她声音里的焦灼和Stark如出一辙。


 


“他的心跳也很微弱。”Drongo抬头望着Loki说,一只大手平摊在Hatchet胸口。


 


“我们能做什么?”Stark问。


 


Loki努力梳理思维,辨认那些症状很简单,但治疗就艰难得多了。他的手仍放在Bee的胸口,同时各种可能性在脑中纷纷闪过。有那么一小会儿他几乎感到头晕目眩。


 


“发生什么……噢,你回来了!”有人打断了他们,Loki再次抬头看去,发现Pepper女士和Happy站在门口。她看着他,神情是那样的如释重负,这着实令他惊讶了片刻,然后她注意到Hatchet的情况,马上跑到他身边来。


 


“需要我把Ahlgren医生再叫来吗?”她问。


 


“我怀疑他帮不上忙,”Stark说。“Loki,我们能做些什么?”他更加急切地再次问道。


 


Loki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他必须保持冷静。


 


“去洛杉矶市中心的Agatha街,在它被Towne大道和Crocker街隔出的那段,有一条横穿停车场的小巷。走进去呼唤Pilzskin和Oakbud,他们会听见的。”Loki看着Stark说。


 


他记得这个地点,因为他知道它很重要。


 


“我不能去,Bee还没有……”Loki开始解释,但其实他沒必要这么做。


 


“不用,你关照她就行了,我能搞定的。”Stark点了点头。


 


“告诉他们Hatchet耗竭了太多魔力,”Loki继续说,“他们需要带一位足够年长能帮他的妖精来。告诉他们Hatchet欠那位妖精一份人情,如果他们不大情愿来,那么就承诺我也会欠他们一份人情。”


 


“好的,还有别的吗?”Stark问。


 


“就这些,要快。”Loki告诉他。


 


“来吧,我来开车。”Happy说。他们一秒后就离开了房间。


 


Loki的目光移回Hatchet身上,他头发里的金色非常令人揪心。


 


“还有其他我们能做的事吗?”Drongo问。


 


“让他保持温暖。”Loki说。


 


“JARVIS,把房间温度升到85华氏度,”Pepper马上吩咐道,“Juyu,过来帮我。”


 


Juyu立刻跟她出去了,Loki又凝视了Hatchet很久,然后他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到Bee身上。


 


“她怎么样了?”Drongo问,语气里带着一丝迟疑担忧。当Drongo都开始迟疑不安的时候,那情况就太不妙了。


 


“她会好起来的。”Loki简单地说,他这会儿其实更担心Hatchet,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


 


Pepper和Juyu几分钟后回来了,Juyu带着一床褥子,Pepper抱着被子,胳膊底下夹着毛毯。


 


Juyu把褥子铺在地板上,推到远离走道的墙边。


 


“把他放下。”Pepper指挥道,Drongo把Hatchet抱过去,小心地让他躺下。Pepper帮他盖上几层厚厚的被子,Loki再一次震惊于她流露出来的关怀,但无论如何他对此十分感激。Juyu从Bee床上抓过一个闲置的枕头,仔细地垫在Hatchet头下。


 


“他还是很冰。”她把手放在他脸颊上说。


 


“还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吗?”Pepper问,俯身看向Loki。


 


“没有了,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一位妖精。”Loki说,就连他自己也无能为力,何况他此前还刚从Alfheim瞬移回来并治疗了Bee。


 


“Bee会好起来吗?”Juyu沉默了一会儿问道。


 


“只要给她足够时间。”Loki说。Juyu明显被这消息所宽慰,放松下来。然后她扭头看向Hatchet,脸庞马上又愁云密布。“Hatchet呢?”


 


Loki没有抬眼,仍然盯着Bee,凝视着从他指尖涌出的魔力。他不得不吞咽了一下,才能开口讲话。


 


“我不知道。”他承认。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Loki不得不强迫自己盯着Bee来避免走神。虽然她的身体虚弱不堪,但每分每秒她都呼吸得更顺畅一些。Loki确信她休息够了便会醒来。


 


至于Hatchet……Loki此前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况,他并未亲眼见过他这类精灵的过度耗竭,但他知道这糟透了。他看到他袖口上血迹斑斑,皮肤惨白,疲惫深深刻入脸上皱纹。三天,他只离开了三天,情況怎会这么快就恶化至此?他不愿让自己因愤怒而分心,但Stark离开得越久,Loki的疑问就越多。无论是谁导致了这一切,他们都将偿还;他们将会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他们将会知道犯下这样罪行的后果。Loki的复仇将是他的怒火的具象化,胆敢在他离开之时发动袭击的人将被自己的错误送进坟墓,他们要么是对他了解不够,要么是已经忘了他能够做出什么。Loki迫不及待要给他们上一课了。


 


Bee的皮肤正在慢慢恢复成Loki所熟悉的那种深绿色,这对他有所慰藉,但也只有一点点作用。Bee给他带来的那点安慰立刻就被他对他亲密的朋友的深深担忧冲没了。


 


谢天谢地,Stark在一小时之内回来了,Loki在看到他之前就听到了动静,他一定是一路狂奔,因此才会进门时上气不接下气。


 


“他们说会尽快到这儿。”他说。Happy在他身后出现了,同样气喘吁吁。


 


“他们能带来一位可以帮忙的妖精吗?”Stark点点头,这只使他平静了少许,在妖精踏进房间并答应施以援手之前,意外随时可能发生。


 


“我去叫醒Bruce,”Pepper说,“让他知道你回来了。”


 


她从地板上站起来,攥着她早些时候脱下的外套。


 


“不要联系外面,好吗?”Stark告诉她,“JARVIS的安保漏洞还没修复,可能有人监听。”


 


“那么复仇者们得多等一会儿消息了。”Pepper说。她出去的时候安慰地碰碰Stark的肩,后者对她感激地一笑。当Pepper和Happy都离开后,Stark走到床旁。


 


“她现在好多了,”Loki在他发问之前回答,“她正在被治愈,现在只需要休息。”


 


Stark点了点头,在床边坐下。Loki有问题想问他,但是他看起来非常疲惫,受了伤而且忧心忡忡。Loki开不了口。一旦Hatchet好转,他们有的是时间交谈。


 


Stark回来十分钟后,空气里出现了一丝魔法波动的迹象,Loki想松一口气,但那波动转瞬即逝,他并不能肯定。


 


两个地精先蹦出来,明显对这种旅行方式得心应手,然后第三位客人——妖精出现了。她是一位巫妖,足够年长,能救得了Hatchet。


 


她尽管个头较矮,却仍是人类的体型。她的皮肤宛如青苔般粗糙青绿,棕发蓬乱,大眼睛警觉地打量着房间。Loki知道她一定有一副人类的形态伪装,但她在他们面前却没劳烦去掩饰原本的样貌。她背生一双精致的翅膀,它们晶莹剔透,泛着微光。


 


当目光落到Hatchet身上的时候,她眯起眼睛,以一种不认同的态度咂着嘴。


 


“啧啧,看起来一点也不妙啊。”她说。


 


“哦,很严重,非常严重。” Oakbud爬上Hatchet身边的褥子,点头同意,Pilzskin紧跟其后,也盯着Hatchet。


 


“我们该快点过来的。”他说。


 


“你能帮他吗?”Loki问。看着巫妖,她走近了点,唔了声,思忖起来。


 


“或许可以,”她说,“这可不是件容易活儿。”


 


“如果你现在肯伸出援手,他将会欠你一份人情。”Loki说。妖精并不以善心著称,Loki只希望她的出价不要太高,虽然此刻他愿意把几乎一切付给她。她也知道这一点,她的从容态度显示她一定知道目前情势对她是多么有利。


 


“这将会耗费我大量的魔力,”她说,仍然平心静气,“我将好几天无法保护自己。”


 


Loki咬紧牙关,但起码他对此有所预料。


 


“那么我也将会欠你一份人情,”他说,“公平的交易,不是吗?”


 


她朝他转过身,大大的灰绿色眼睛里闪着愉悦的光。


 


“我没想从你那儿得到任何东西。”她说。在Loki张口讨价还价之前,她瞥向Stark,咧出一个巨大的微笑。


 


“现在,Tony Stark先生……”


 


“没问题。”Stark毫不犹豫地答应。Loki正要提醒他对妖精许诺是多么危险时Stark继续说了下去,“只要不让我去杀人或摧毁什么东西……或着帮你杀人搞破坏。”


 


巫妖再次大笑,显然对回答很满意。


 


“没有那回事。”她说。


 


“那就好,我欠你一份人情。”Stark说,“现在救他。”


 


“哦,别急别急。”她窃笑着,但还是转身向Hatchet走去。她脱下她短小的棕色上衣,露出更多皮肤,然后俯下身来,掀开了Hatchet的被子。


 


“她在干什么?”Juyu警惕地问。


 


“随她去。”Loki回答。


 


巫妖靠得更近,撕开Hatchet的T恤去贴着他的肌肤,然后她整个躺在他上面,用身体覆盖住他。


 


“这个……呃,会有帮助吗?”Stark问。


 


“是的。”Loki松了口气。他已经感觉到空气中振动的魔力,那和他的、Hatchet的都不一样,让他想起稀薄的空气和寒冷的风。


 


Pilzskin和Oakbud注视了他们一会儿,然后他们抬起Hatchet的双臂,钻到下面。


 


“你们也想要一份报酬吗?”Loki问。


 


“不,这帮助是无偿的。” Pilzskin在Hatchet身边安顿好后回答,他的小身子一半躺在后者肋骨上,一半躺在他上臂处。


 


“他很好玩。” Oakbud简单补充道,他躺在他前臂下,小小的脑袋搁在精灵的腹部。


 


Loki已经对他们魔法的气息很熟悉了,新鲜泥土和潮湿草地的味道。他们闭上眼睛输出魔力的时候甚至开始发光。妖精免费伸手相助可不常见,他们一定比Loki想象中更喜欢Hatchet。


 


那个巫妖也闭上了眼睛,头靠在Hatchet肩膀上,手放在他心口。她发微光的翅膀偶尔轻颤,除此之外她几乎一动不动。


 


“他们到底在做什么?”Drongo问。


 


Loki看见Hatchet的胸膛开始更有力的起伏,尽管身上压着重物。他仍然那么苍白,短时间内也不会好转,但Loki感到一阵全然的放松。他看到Stark损坏的房屋的那刻起肩上就压上了可怕的重量,看到Bee伤得那么重、Hatchet如此虚弱令他窒息,现在他终于又能呼吸了。


 


“他们在分享魔力,”Loki说,“这就是他小时候怎样被重塑的——被妖精的魔力浸没。这将会缓解他身体的负担,修复他给自己造成的创伤。”


 


那伤太重了,差一点就没法补救。他的挚友如此重创自己,这想法揪紧了他的心,也使他的怒火燃得更旺。


 


他将手从Bee胸前移开,在地板上坐下。


 


“所以Bee……?”Stark提醒道。


 


“她没事,”Loki说,“她需要休息,她的身体没时间处理这些魔力了。”


 


Stark倚向墙壁,把头靠在上面深吸了口气。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放松了些。


 


“你受伤了Stark,过来。”Loki说。


 


“没事的,不用管它。”Stark认为他不必那么担心。


 


“Tony,到这儿来。”他又说了一遍。这次这男人没有争辩。Loki挪过来直到背靠住墙,将Stark拉坐到他张开的腿间的地板上。


 


Stark刚背抵住Loki的胸膛坐定,Loki就拥住了他,脸靠在他肩上,双臂紧紧环抱。Stark什么也没说,只是抬起手,覆在Loki手背上。


 


“我没事的。”他安静地说。


 


“一想到失去你……你们任何一个……”


 


“我们现在都没事了。”Stark说。


 


Loki点点头,一只手移到Stark受伤的肩膀处。


 


“不用魔药吗?”Stark问。


 


“这种小伤我这样就能治好,”Loki说,“如果我不断地往你喉咙里灌那种魔药,最后会以得到一个小男孩而告终,我还是更喜欢作为一个男人的你。”


 


Stark为这个小玩笑轻声窃笑,更加向后倚向Loki的胸膛。Loki让自己享受着Stark的陪伴,他头发的气息和身体的温度。


 


“谢谢你。”Loki说。


 


“为着什么?”Stark问。


 


“为Hatchet。”


 


Stark耸耸肩:“那是Hatchet。”他这么说着,好像那就解释了一切似的。他可能甚至都没明白对妖精作出承诺意味着什么,那正表明了他对Hatchet有多关心。


 


“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Loki沉默了好长一会儿,说道。他还不知道谁是元凶,但他保证他一定会做到这一点。


 


“我们会的,”Stark斩钉截铁地说,“但现在不行,你必须等到他们醒来。”


 


Bee醒来大概需要几个小时,Hatchet那边就不好说了,没法知道那要多久,甚至可能是数天。Loki不确定他是否能忍那么久。他渴望出去揪出那些凶手,渴望去折磨他们,为他的同伴们受的每一道伤,流的每一滴血,为Hatchet遭受的每一分痛苦。


 


Stark一定是感受到了他身体的僵硬,因为他把Loki那只空着的手握得更紧了。


 


“她曾经叫过你。”他说。


 


“什么?”


 


“Bee,”Stark说,“她叫过你,说了你的名字。”他补充道:“我听不太清但是……她醒的时候你一定得在那儿。”


 


Loki点点头,把Stark拥得更紧了。


 


“我会的。”他告诉他。


 


 


 


 


Stark在他的双臂间沉沉睡去,疲倦真的掏空了他。Loki不介意就这么拥着他,长时间待在地板上并不舒服,但他不在乎。他们此刻都是安全的,而且并无大碍。Drongo坐在Bee的床脚旁的地上,床上还躺着Juyu,Hatchet仍在三个妖精的环绕下沉睡。


 


房间里静极了,Loki和Drongo都醒着,却没有话要说。他们只是静静坐着,倾听其他人在睡梦中安静地呼吸。Loki甚至没留意过了多久,他记得Banner和Pepper出现在门口,快速地一瞥之后又一言不发地走开了。Banner甚至在转身之前向Loki姿势古怪地挥了挥手。


 


等到某天当他有空去想复仇之外的事情时,Loki决定再问最后那几天在屋子里的细节,现在他需要知道的只有袭击者或其幕后指使的身份。


Stark醒来后告诉Loki袭击是如何发生的,Drongo也静静听着他讲。他们知道了在Loki和Drongo离开后仅仅几个小时袭击就开始了,那显然不是巧合。Stark讲述了他们怎样战斗,Hulk是怎样加入并且帮他们扭转了战局,他们又是如何发现Bee倒在血泊里并抢救她的。


 


Stark仍在他臂弯里这一事实是Loki没有站起来在房间里踱步的唯一原因,他确信Stark能感觉到他的心脏正因为怒火而狂跳。


 


他毫不怀疑Stark像他一样愤怒,但这男人也被他身上发生的一切折磨得筋疲力尽。


 


“我本该……”Stark语气变得略有紧绷,“我本该把这件事处理得更好的。”


 


“你做得够多了。”Loki告诉他。


 


“我什么也没做。我先是被一块碎玻璃踢出局……醒来之后也只是闲站在那儿看着……”


 


“Tony,”Loki截断了他的话,“你做得够多了。”


 


他知道这话苍白无力,但除此之外他无话可说。他对Stark此刻竭力摆脱的那种无力感太过清楚,因此他明白说得再多也无济于事。


 


“我很高兴你及时回来了。”Stark说,转了一点点身来看着Loki的脸。


 


“我也是,吾爱。”Loki说,他伸出手去触摸着Tony的脸,大拇指滑过他眼下一小块瘀伤,看着它在魔法的轻抚之下隐去。Tony贴得更紧来索要一个吻,Loki愉悦地给了他。他们靠在彼此怀中,嘴唇慢慢碾磨。


 


毫无疑问Loki很乐意把他脱光,细细探查他身体的每一寸,寻找每一处伤口和淤青然后令它们消失。他想感受活生生的Tony,想让自己回想起他肌肤的味道和呻吟的音调。


 


但是他当然不能把这样状态下的Bee和Hatchet留在房间里自己离开。他们过了一会儿就彼此分开,嘴唇刺痛,这种潮湿熟悉的感觉足以让他清醒,提醒他并没有失去一切。


 


“想聊聊在Alfheim的事情进展吗?”Tony问。


 


Loki摇了摇头。“稍后再讲吧。”


 


那些事都可以等等,他们的当务之急,可以说,是清理自家后院。


 


 


 


 


Loki没有睡觉,看着其他人睡让他更加安心。毫不意外他们都待在同一个房间,分散在不同的地方。一动不动地坐这么久让Loki有所放松,他睡不着,但处在冥思状态让他的身体和精神总算也得到了休息。


 


一声微弱而嘶哑的呻吟让他睁开眼睛。他不知道过了多久,但外面已经天光大亮。他环顾四周,看到Hatchet正揉着眼睛。Loki马上从Stark怀抱中小心挣出来,试图不弄醒他,但没有很成功。然后他站起来穿过房间,挨着床垫坐下。


 


Hatchet头发里仍夹杂着金色,这让Loki很不舒服,但他毕竟是醒过来了。他身上的巫妖挪了挪,把肘部移开来给他更多空间。地精们还在睡。


 


当Hatchet最终睁开眼睛朝着天花板皱眉的时候,Loki心中一沉,因为Hatchet的一只眼睛恢复了惯常的明亮淡紫色,而另一只的虹膜还是深深的靛蓝色。Hatchet稍后注意到了他,一连眨了好几下眼。


 


“你真是个傻瓜。”Loki告诉他。


 


Hatchet再次皱起眉头,终于注意到了躺在他身上的巫妖。


 


“噢……情况那么糟啊,”他说,“你好哇亲爱的,你可真是个小美人,不是吗?”


 


“你好啊,”巫妖也冲他笑了笑,“你也是。”


 


Hatchet给了她一个疲倦的微笑,向下看着他两旁四肢大张的两个地精。


 


“真的糟透了。”他总结道,捋了捋Oakbud脏兮兮的头发,地精在他的睡梦里咕哝着。


 


巫妖最终坐起来,从Hatchet身上离开,靠在墙上。


 


“他的眼睛和头发还是有异常。”Loki说,询问地望着妖精。


 


“我无能为力。”她耸耸肩。“那需要一位长老才行。”


 


“我的眼睛有什么毛病吗?”Hatchet问。


 


“它变了颜色。”Loki告诉他。


 


“噢……别担心那个。”Hatchet说,慢慢地坐起来,他仍然看起来非常疲倦。两个地精被动作惊醒,不高兴地嘟囔着。


 


“但这不是个好兆头,对吗?”Stark问,Loki甚至没有时注意到他走过来了。


 


“那没什么,”Hatchet说,“它就像一个……一个伤疤,消失需要花点时间。”


 


“或者压根不会消失。” Pilzskin插嘴道,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是的,Conch的那个妖精魔族毛色就一直是斑杂的了。” Oakbud说。


 


“是啊,是啊,他一半的毛都又恢复了棕色。” Plizskin点点头。


 


Loki盯着那几缕金发和那只失去光芒的眼睛,嘴唇愤怒地紧紧抿着。那一定在他的脸上直白地显示出来了,因为Hatchet变了脸色,之前那种若无其事一下子消失了。


 


“别急躁,Loki,”他说,“她还好吗?”Loki点点头。“那么这代价不算大。”


 


“傻瓜。”Loki再次说。Hatchet笑了,俯身过来用一只胳膊将Loki拉近,紧紧搂住他。Loki在这触碰中放松下来,回抱住Hatchet。


 


“爱抱抱的家伙。”他低声抱怨道。


 


Hatchet从鼻子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嗤笑。“你又不是不知道。”


 


巫妖从垫子上站起来,拾起她之前脱掉的上衣重新穿上。


 


“我稍后再来取我的报酬,小伙子。”她说,Hatchet和Loki分开,精灵看着她点了点头。


 


“我很期待再见到你这张甜美的脸。”他告诉她。


 


“让我们瞧瞧等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后,你还会不会觉得我很甜美。”她说。


 


“呃……我们的账怎么算?”Stark问。


 


“对了,”她笑着挥了挥手,一张纸出现在她手指间,她把它递给Stark,他皱起眉头。


 


 “纳秒电子?”他问。


 


“我知道它们烂透了,”巫妖说道;“但当你每几十年就要造一个新身份时,很难创立一份体面的事业。”


 


“等会儿,你想要一份工作?”Stark有点难以置信地问。


 


“那会很不错的,”她说,“当我不需要隐瞒我的大多数工作经历时,我的简历会相当令人印象深刻。相信我,我在这里已经待了很久了。”


 


Stark看了她更长一会儿。


 


“我假设你能够看起来……”


 


“和人类一样?当然了。”


 


Stark再次看看他手里的卡片然后耸耸肩。


 


“好吧,”他说,“去和Pepper Potts谈谈细节,她是CEO,这会儿就在这房子里的某处,JARVIS可以给你带路。”


 


那个巫妖又微笑了下,走出房间。Loki真的不确定自己喜不喜欢她。


 


“我真没料到这个,”Stark说。


 


“这就是妖精最好的地方,”Hatchet说,“他们总能随世界改变而变。”


 


“我们应该谈谈我们的下一步吗?”Drongo大声说,他要么是一直睡到现在,要么则是没什么要补充的。


 


房间里的气氛马上黯淡下来,不仅仅是Loki感觉得到,Hatchet的脸也变得冷酷起来。


 


“是的。”Juyu安静地同意。她仍然躺在床上,只扭过身来以能够看着他们,Bee仍然在她身边熟睡。


 


“我们可能不知道那确切是谁,”Stark说,“但我们知道从哪儿着手。”


 


“神盾局。”Juyu说。


 


“是他们吗?”Loki阴沉地问。


 


“我们不确定,”Stark说,“但是神盾局里绝对有一部分人脱不了干系。倒不一定是Fury,但他们一定知道些什么。所以即使不是他们……”


 


“我们也可以问他们一些问题。”Loki把话说完。


 


“我等Coulson和复仇者们替我们搜集情报很久了。”Stark继续说,“我们不必再等待下去。”


 


“我们可以自己去取得答案,”Juyu说,“我喜欢这个计划。”


 


“除此之外,”Hatchet说,“我们最好拿他们开开刀,确保从现在起每个人都清楚这样做的后果。”


 


他的话让地精们愉快地吃吃笑着,显然被房里这股由强烈怒意造成的凌厉氛围给取悦了。


 


Loki几乎要为他们的愉悦而开心,因为这显示了他们的同盟所在。


 


“如果我们找到了罪魁祸首呢?”Drongo问。


 


“我们就复仇。”


 


他们都被这声音惊呆了,转过去瞪着床,Juyu太过震惊,几乎掉下了床。Bee盯了一会儿天花板然后坐起来,她皱着眉低头看了看包在她身上的绷带,心不在焉地摸着肋骨。


 


“Bee?”Juyu试探着问,就好像她不相信她刚刚听到的一样。


 


“我们将会复仇。”Bee重复道。她的声音因为长久不用又一直沉睡而嘶哑刺耳,但却坚定低沉,铿锵有力。


 


Stark发出一声粗哑的喘息,目瞪口呆。Loki确定他自己的表情也一定很精彩。


 


“你在说话。”Stark说。


 


Bee环顾房间,将他们的表情尽收眼底。


 


“我知道。”她淡淡地说,就好像这再自然不过。Juyu发出一声介于尖叫和大笑之间的声音,把她紧紧抱住。


 


Loki没法听清她说的大部分话,但她倾诉了她的宽慰和高兴,以及在过去的几天里她是多么害怕。Bee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任由她妹妹搂着她。


 


“我在这儿,”她安慰似地低声说,“现在没事了。”


 


Stark也在床旁,Loki也站在那儿,Hatchet紧跟在后面。


 


“管他妈的,我要抱你们了,准备好吧。”Stark说着爬上床去,把女孩们都搂在怀里。Juyu被夹在他们之间的时候又笑了起来。


 


Bee从不喜欢长时间的身体接触,但她没有推开他们。他们看起来欢乐地抱成一团,即使是Loki都为这景象微笑。他没有加入他们,只是满足地看着,感受着肩膀处Hatchet令人安心的碰触。


 


过了会儿他们分开了,在陌生人看来Bee好像面无表情,但Loki能看到她唇角的柔和弧度。


 


她很快乐。Loki向她伸出手去,Bee将她的手放入他手心,握着他的手指。Bee看了他好久,她总是这样探寻地凝视着他,Loki回以微笑,倾下身去在她头顶留下温柔一吻。Bee看起来既开心又无动于衷,表情异常有趣。


 


最终她向Drongo看去。


 


“嗨,Drongo。”她安静地说,放开了Loki的手。


 


巨人站在床尾的地毯上,他脸上的快乐神色真真切切,毫无掩饰。他的嘴唇蜷起成一个温暖的微笑,目光沉静又喜悦。Bee爬下床向他走去,Drongo毫不犹豫地张开双臂,把她紧紧抱在怀里,Bee用双臂搂住他的肩膀。


 


“嗨,Drongo。”她重复着。或许是因为发声的新奇,或许她只是想大声叫出他的名字。


 


“你的声音很美。”Drongo说,又露出一个微笑,抚摸着她的头发和脊背,Bee把脸埋在他的脖颈处,静静地笑了。


 


Loki任由自己被这欢乐的时刻触动,Stark转过来坐在床边靠他更近。Loki把头搁在他脖子后面一点,蹭着那儿的皮肤和柔软的头发,他喜欢从Stark唇中吐出的柔和愉悦的叹息回应。


 


是的,他会让这欢乐时刻充溢他的心房,然后他将容许愤怒再次扎根于此。正因为这些可贵的欢乐,他的复仇将会毫无一丝怜悯。



评论

热度(102)

  1. J_Tribble_KirkBendAroundtheWind 转载了此文字
©J_Tribble_Ki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