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霜铁互攻]Bend Around the Wind 第六十四章

BendAroundtheWind:

第六十四章:恻隐之心



译者:逆流


校对:小云



 
 
就像每个早晨一样,他在熟悉的氛围中醒来,Stark双臂环抱着他,而肩上传来绒毛的柔软触感。Loki把他在Sarka上猎得的毛皮铺在他们位於船内的床上,他显然也想把这张毛皮铺到他们现在所睡的床上。Stark对此毫无异议。 
 
Loki永远不会厌倦在Stark怀里醒来。虽然他是那个把头靠在对方肩膀上依偎着对方的人,但Stark才是那个用手脚缠绕着他,让两人尽可能地贴近的人。就算在熟睡时他也没有放手。因此他们醒来总是感觉热烘烘的,但两人似乎都不在意。船上温度不高,而Stark卧房的温度也很宜人。 
 
他并不是被JARVIS叫醒的,所以还没到需要起床的时候,於是Loki只是稍微调整了下姿势就继续躺着。Stark无意识地配合他的动作,保持两人的贴近。如果Loki愿意让他这麽做的话——而事实上也没有理由阻止他——那人有时非常喜欢亲密的肢体接触。最近他迷上了Loki的手。这股迷恋是从Loki再次开始使用魔法时出现的。当然某些咒语包含了各种不同的手势,但Loki一开始还是不明白这迷恋从何而来。现在他觉得令Stark感到着迷的不是咒术本身,而是Loki手中掌控的力量。这样他就能理解了,毕竟他自己也被Stark那双手能创造出来的事物吸引。Hatchet说他们两人都是创造与毁灭的行家,这也是为何他们的关系如此无可救药地紧密相系的原因。 
 
在Hatchet有足够的时间去了解Stark後,就对他颇有好感,虽然他总是尽可能地掩饰这件事。不单是因为Stark的话语和幽默感能和Loki与Hatchet合得来而已。当Stark一再证明他坚定的忠诚和爱意时,Hatchet对他的认同感也与日俱增。虽然就算Hatchet不喜欢Stark,Loki也不会做什麽,但如果两人能和平相处的话是最好。至少是相对来说的和平,互损已经变成他们最喜欢的消遣,有时甚至会变成在互相较劲。他很确定Stark和Hatchet一样都乐在其中。Loki和Stark间的争执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都顶多是闹着玩的,而且几乎总是会变成调情甚至更进一步,就连互骂都像是在谈情说爱。这一切都让人感到肉麻,但Loki对此毫不在意,如果他想跟人打嘴仗来取乐和打发时间的话他可以去找Hatchet,甚至找Juyu就可以。 
 
一旦他神智清醒後就绝不可能再睡回去,於是他开始思考究竟是要继续留在床上然後马上感到无聊还是离开Stark的怀抱。不管哪一项都不怎麽吸引人。 
 
当Stark身躯微动着醒来时,他就不用选择了。JARVIS自动把窗户从全黑调整成稍微透光,让晨光透了进来。 
 
Stark揉揉眼睛,睡眼惺忪地对他微笑,看起来迷迷糊糊的。他每天早上都要先洗个澡才会完全清醒。 
 
「早安啊,帅小伙。」他说。这听起来本应很荒谬,但事实上却让人感觉深情又真挚。Loki脸皮还没厚到说他毫无虚荣心且完全不喜欢听到这些话。 
 
Loki只是嗯了一声,然後手指抚上Stark因熟睡而变得温热的肌肤。 
 
「你感觉起来还是比平常冷。」Stark说,尚未准备起身。听到这句话,Loki才终於睁开双眼,立刻就看到Stark胸前自己的蓝色手指。噢。 
 
「我忘了。」他淡淡地说,然後惊讶地意识到这是事实。 
 
「那很好啊。」Stark说。「几乎要二十四小时了。这是你目前停留在这状态的最长时间。」他微笑着在Loki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收紧了环抱Loki的双臂。 
 
「我仍然不喜欢这样。」Loki告诉他。 
 
「没关系,我对此的喜爱够我们两人份的了。」 
 




※此處有肉渣,請移步SY


 
 
在去吃早餐前Loki还是变回了他Aesir的模样,因为够了就是够了。反正下星期他还是得变回Jotun的样子。他看到Hatchet和Banner坐在桌旁,这让他怔住了。 
 
「我是怎麽跟你说的?」他看着精灵。 
 
「怎麽?他又没变绿,我很乖的。」Hatchet立刻说道,确实,他说的没错。Banner眼底没有丝毫Hulk出现的迹象。 
 
「好吧。」Loki点点头。Hatchet是个成人了,所以也不用把他当成小孩对待。他走去为自己泡一杯早茶并准备食物。 
 
「Hatchet在告诉我Alfheim和Vanaheim的事。」Banner说道,「这很有教育意义。」 
 
「还有魔法。」Hatchet说,「中庭的科学家都拥有强烈的好奇心,我之前还以为只有Stark会这麽好奇,看来他不是例外而是常态。」 
 
「如果我们不好奇的话又怎麽会想要去寻找周遭一切事物的答案?」Banner问道。 
 
「有道理。」Hatchet说,「不过你们这一族并非一直都那麽热切地想要探求真相。几个世纪前你们只会认为一切都是魔法,而不是提出疑问。」 
 
「就算在那时也有伟大的思想家。」Banner说。「但一般大众和知识分子间总是有差异的。」 
 
「噢这不管在何处都是一样的。」Hatchet表示同意。他的态度里有着诡异的礼貌及平和,这吸引了Loki的注意。他转过去看着他。 
 
「发生什麽事了?」他问道。 
 
「为何这麽问?」Hatchet反问。 
 
「你做了什麽吗?」Loki问。他没有指责的意思,只是单纯询问。 
 
「因为我现在安分守己?」Hatchet问。 
 
「对。」Loki说。 
 
「我叫JARVIS给他看Hulk的录像。」Banner微笑着说,「因为他很好奇。」 
 
「啊,我明白了。」Loki边说边转身回到流理台。 
 
「而且我并不愚蠢。」Hatchet说。「加上我挺喜欢这屋子的,如果它变成一堆瓦砾碎石就太可惜了。」 
 
「我的控制力已经变强了,就算变成Hulk时也是。」Banner说,「我只会担心你的人身安全,Hulk的忍受力比我低多了。」 
 
「是的,我知道。我会被劈成两半。」Hatchet叹了口气,Loki在他身旁坐下。 
 
「Tony呢?」Banner问道。 
 
「他想先去工作室里查看一些事情後才来吃早餐。」Loki跟他说,「如果有急事JARVIS可以叫他过来。」 
 
「不是急事,我只是觉得我该回去纽约了。」Banner说,「所以我想知道我是否能用他的私人飞机。」 
 
「我可以送你一程。」Loki提议,同时啜饮着他的茶。Banner只是透过镜片狐疑地看着他。「只要几分钟而不用花上几小时。」他加上一句。 
 
「我不确定我能接受。」Banner说。 
 
「你的意思是你不信任我。」Loki说,Banner耸肩。 
 
「你不会为此感到惊讶吧。」 
 
「是不会。」Loki说道,「但一开始就是我带你过来的,所以我不明白你为何还要如此小心。」 
 
「很简单,因为我不信任你,我不信任你的意图,也不信任你的任何计划。」 
 
Loki放下杯子,然後看着男人。 
 
「你应该信任你的朋友。」Loki说。 
 
「你是指那个愚蠢地爱着你的朋友?」Banner反问,「相信他在牵扯到你的时候还有清楚的判断力?」 
 
「算了,去搭你的飞机吧,我只是在跟你客套而已。」Loki告诉他,然後站起来拿走他的杯盘。 
 
「听着,我真的相信你不想伤害Tony。」Banner在Loki离去之前开口,「我只是不太相信你对我们其他人的想法也是如此。大家现在是很爱Tony,但万一到時他们站到他的对立面呢?那我们是否会再次需要提防你?现在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我认为如果不是Tony的缘故你根本就不会在乎我们。你这副和善的模样只是为了让他高兴。而这并不足以让我信任你。」 
 
「我很感谢你的诚实以对。」Loki以一种外交口吻说道,然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他并不意外Hatchet在片刻之後就跟了出来。 
 
「我不想这麽说,但他说得还满正确的。」Hatchet说道,「我知道大部分的人类你都不在乎。」 
 
「没人会在乎所有的人类,除了那些荒唐的大公无私自封头衔的英雄。」Loki边说边在客厅里坐下,把杯盘放到咖啡桌上。Hatchet坐到他身边。「就连人类也不会去关心所有人。」 
 
「我们可以去找本地住民。」Hatchet提议。「跟他们交个朋友,这样我们就有个非单纯基於情感的理由说明我们为何会在乎中庭的安危了。你可以试着去说服人类说你对他们没有敌意,但我觉得成功的机率渺茫,就算有Stark为你担保也一样。如果你不能让人类相信你喜欢他们——因为说真的,你确实不怎麽喜欢——那我们可以说我们在乎妖精族群的安危。」 
 
「还有妖精居住在中庭吗?」Loki问。 
 
「应该还有一些。」Hatchet说。「我知道他们大部分在人类开始砍伐森林时就迁徙到Alfheim和Svartalfheim了,但我可以找找看。有一些本地的盟友应该会有所助益,对吧?」 
 
「同时也是行事难测的盟友。」Loki指出。 
 
「有总比没有好。」Hatchet说。「如果我们跟中庭的妖精结盟的话,Alfheim的妖精也会比较愿意把你当成朋友。别低估他们能给予你的帮助。如果泰坦来到这里的话,有危险的不只是人类而已,所以他们大概也会愿意结盟。」 
 
「好吧。」Loki点点头。「找些妖精过来,他们对於中庭有着跟人类相同的权利,或许应该更多才对,毕竟他们在这里的时间更长。另外在我跟Stark讨论之前,别对他们乱许诺什麽。」 
 
Hatchet咧嘴而笑,狡黠又愉快,然後点点头,变成一缕烟消失了。 



评论

热度(59)

©J_Tribble_Kirk | Powered by LOFTER